逃半

“拥抱旧爱与新欢接吻。”

绅士管家 30【哈蛋】

29


质、质问箱有人吗……


Chapter 5 ·【1968 - 1980】

1. (下半部分)


他绕过那几丛未开的玫瑰,光秃秃的枝桠上覆着一点雪,擦到手背时令他下意识地抖了抖,仿佛极寒。他仍旧是个畏寒的人,就任Arthur的第三天,本应待在温暖的行长办公室里与形形色色的员工下属交接工作,现在他却跑到无遮无挡的小花园里,找他刚刚辞职回家的丈夫。

Harry Hart听觉仍然灵敏,Eggsy从背后小心翼翼接近的细碎声响半点不落地被捕捉到,他不会特意地转过身去敞开怀抱,而Eggsy也不负期待地整个黏了上来。

“外面好冷。”他凑到Harry耳边哼哼唧唧,两只冰冷的手往大衣里钻。

“你要好好戴手套。”温热宽厚的双手将那两只小一圈的手包住,Harry转过头,他调皮的伴侣会意地往脸颊上响亮地亲了一口,“我没教过你早退。”

“无师自通。”Eggsy笑起来,“Liz去哪儿了?”

“朋友家,我们过会儿可以一起去接她。”

“我希望她能开心点。”

“我们都一样,亲爱的。”

Eggsy安静了几秒:“Harry,有个消息我觉得你应该知道。我们……我们将要有一位全新的成员了。”

前行长抓到那一点停顿:“Merlin?”

“Vivian.”

Harry没反应过来,他有点愣怔,这是一个全新的代号,新一任的Kingsman已经不会再额外为自己的管家取代号,过往的Kingsman也因为对创始人的尊重而刻意回避这个名字。而在任的这些管理者,除了Percival以外也再没有知道那些无关紧要的历史的人。但Eggsy向来是位带点儿好奇心的骑士,即使他已经五十岁。时光无法磨灭掉这点。

他慢慢抬起头来,目光柔和:“你知道了?”

“偶然。今天中午。”Eggsy说,“没人告诉过我那是什么地方,用来做什么,也没见过类似的记载。我擅自做了个决定。”

“那里连武器都没有,没人知道是什么用处。”Harry抽出手去摸了摸茶壶套,起身拉开另一张椅子,将他原本坐着的软垫让给Eggsy,“唯一知道的是池中剑由创始人打造,作为整个Kings’的真正标志嵌在那个房间里。很多年没人去过那里了。——我可以问问你的决定吗?”

“一条分界线。”

Harry没听明白。

“就像我和你这两任Arthur,你就任期间是一个过渡,从过去过渡到我这任所代表的那些年轻群体,他们相当一部分对战争没有很明确的记忆,他们太小了。我作出的一条全新决定,就是过去跟现在的分界线。”Eggsy专注地望着他,绿眼睛在阳光折射下熠熠发光,“所以我不会告诉你。”

“好。”Harry干脆地说,“那么就分界线而言,对于我们这个特殊群体,一九六七年就是一条最明显的界线。”

牌面转向Eggsy,轮到他愣住了。他的丈夫朝他笑,朝他伸出手,无名指上的银色戒指引人注目。过去他们被接踵而至的事务打得晕头转向,甚至忘了关注除财政以外的半点外界消息。唯一尚可提点的,是Kings’彻底脱离出国家军事机构范围,变成纯粹的银行:你看,他们开会都不再用枪和枪子儿当信号灯了。

一九六七年,那道桎梏已久的无形枷锁宣告破碎。

他们曾努力寻求这一道光,而许多人在黑暗边缘说,要有光,于是敲开了一道窗。

“我们无罪。”

 

没有上帝,只有人。

他想。

 

“……这五份文件你都需要过目一下,并且签名。”

Lancelot说,看起来想要干点什么不符合她身份的事情,但是又出色地克制住了自己的举动。她将文件一路推过去,纸边撞上Eggsy的手侧,稍稍唤回他的神智。

Eggsy似乎睡得有点儿飘,他午间会留在银行的行长休息室里,有时候Harry会从侧门或后门进来,为他送来一份也许带着点黑暗色彩的午餐(Liz最近喜欢在厨房研究食材),这时的Harry会在休息室里逗留一个中午,抱着刚上任的Arthur睡得昏天黑地直到Eggsy新挑上来的管家敲门。

显然今天也是特殊日。毕竟每回Harry离开,都能留下一个短暂神智不清的Eggsy——幸亏他来的次数少之又少。

“我等下会看的,Lancy。”他缓过来,支着下巴说,“我昨晚想要做什么来着?”

“你五十岁了,Arthur。”女士讥讽道,“夜生活节制有助于你睡前记忆重要事情。”

“昨晚没有。”他耳朵微微泛红,“但是我被盯着喝了两杯热牛奶。”

“所以你昨晚想要做什么来着?”

这会儿他记忆开窍了:“我想看下过去的S级档案,我有这个权利吧?

“你是股权比重最大的,你清醒一点。”

“我怎么查看?”

“不清楚,我没有权限。Geriant负责档案,她今天的时程表显示下午三点到五点她会在办公室。”Lancelot又敲敲那五份文件,“请您务必在下班前解决工作,Arthur。”

Eggsy给她做了个眼角纹路皱成一叠的鬼脸。

三点半大堂敲响一下钟声,Geriant带着两个人主动敲开行长办公室的门,手里捏着三把钥匙。“Lancelot刚刚来过我办公室。”她简要地解释道,“我用了半小时取这些钥匙和密码。”

S级档案在整座银行最底层,先不说前往的路九曲十八弯,就打开还需要三把形状诡异的钥匙与两道密码锁,最后一扇厚如两个正常人叠叠乐的铁门慢吞吞挪开后,才会展现出一个庞大的房间,有条有理地分类放着所有不能见光的资料档案,比如他们特工训练时的资料,比如那些死光了的目标的任务发布。

Geriant打开灯:“从左到右,过去到现在,所有档案都做了编号,按照性质分门别类。部分文件是空袋,原档案因为各种原因被销毁或者收归上去了。”

“谢谢。”Eggsy往右边走。

“我和‘密码’就在门口这里,五点钟所有人必须离开这里。”

 

当一份A级报告出现在这种相对来说较为敏感的档案室,它理所当然是格格不入的,黑色火漆印在一片红色中既低调却也极其显眼,更何况它就被放在最右侧的档案架上,像是被人随手一丢。

Eggsy那么一点点好奇心又起来了。他会带走这份文件,至少它不属于这个房间。

他翻过来:AH19380706007HPD。

编号都是有规律的,身为曾经最优秀的管家之一的Eggsy对此熟得不能再熟。

有些时间会牢牢刻在一个人身上、血液里、骨髓内,尤其是巨大的转折点。

他的手开始轻轻发着抖,一种熟悉的寒冷流入指尖。这个房间离地面太过遥远,没有窗户,仅仅一个门,无数冰冷档案架,灯光也不明亮。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衣冠整洁地回到了MI5为他准备的那间小黑屋,而拳打脚踢与来自继父Dean的死亡威胁近在眼前。

无光,无希望。

他肢体发冷,双手忍不住交握一块儿,用指腹和指茧不安地互相抚慰另一只手。直到摸得戒指微微发烫。

于是光来了。

 

“这份是?”Geriant盯着A级文件。

“A级。”Eggsy向她展示密封性,“不该在这里,我带走,你等下登记。”

 

……

【编号:AH19380706007HPD】

【Kings’ Bank伦敦总部Kingsman个人商业资助合作协议】

……

【……资助人将以私人名义出资七十万英镑,购买埃哲顿饭店及其所有权等一切相关权利。受资助人仍然保留有饭店的所有权,其中经营权将移交给资助人所指定之新管理者……】

……                                       

【……根据银行《Kingsman条例》第十三条:“Kingsman及Kings' Butler不得向其资助的受益人透露自己资助人的身份”……】

……

【资助人:Harry Hart(Galahad)】

【授权代理人:Alstair D. Howard(Pervial)】

 

“Aird比我更重要吗?”

Eggsy尝到一丝咸味,他无法控制自己不想起这一句疑问。

它太难过了。



tbc

我当初为什么开了管家的坑……

就是想写这个部分……

快三年了,十七八万字,可算写到了……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