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半

“拥抱旧爱与新欢接吻。”

未读 5 【哈蛋|Genius AU】

Note:已将分级改成R。

4


5.

荧幕上的奥黛丽·赫本在楼梯旁侧唱出“我能整夜跳舞”时,哈利的左手与艾格西的右手握在了一起。年轻人的手汗津津的,似乎手刚刚浸泡在了热水里好一会儿,粘腻感传到年长者掌心,后者呼吸一窒,十指间又紧扣了几分。无法说清楚是谁先在黑暗里将手指一点点挪向另一方的,当他们意识到经典爱情电影与自身之间的关系是如此相似后,双手已经紧紧相握。

哈利有些绝望地发现他无法掌控自己的思绪,它飘飘忽忽地落在手间汗液上,随而他想起了艾格西的身体。在光线透过纱帘、半明半暗的房间里,在狭小得难以放干净衣服的卫生间外,艾格西习惯于先将衣服褪光,唯剩内裤包着浑圆的臀部,再赤足踏入洗漱的区域。哈利常常假装自己是在看带回来的稿子,而非用难以言喻的深沉视线抚慰年轻人的腰肢,尽管他永远能够将欲望强压下去。了不起啊,哈利·哈特。

他们改稿的时候不分白天黑夜,哈利思虑过后在出版社附近的公寓临时租了一个小房间——一张床,一张长沙发,一张书桌,和他们各自带来的箱子,放了一些换洗衣物;一个阳台,一个卫生间——他们没有选择错开休息时间,年长者选择了沙发。修稿不比其他工作,作者与编辑同步才是最好的工作状态。哈利没有任何办法。

臀部。他难以自制地想,甚至可以为此从喉头挤出一声轻喘。哈利回想起艾格西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时身上的水珠,像一个标准场景,珠子汇成细细的水流,顺着线条柔和的腹肌滑向人鱼线,渗进腰上的浴巾里。哈利想象那条浴巾散开,重重坠落地上,在艾格西脚边堆成一坨,而粘腻的——应该沾满了奇怪液体,粘而滑——手指会大力地紧抓年轻而白皙的温软躯体,直至上面留有深色指痕,直到粗糙手指一根一根放进柔软的入口。他很可能会吮吻那上面的痣:他敢用一百镑来赌那些迷人的小黑点一定毫不知耻地蔓延到了臀上。

“哈利?”年轻人清亮的声音响起,带着一点困惑,私人影厅里只有他们两位观众——像一根针戳破了寂静的气球,“你听见我的问题了吗?”

哦,操他妈的。哈利·变态·哈特终于惊觉自己在脑海演练了一些过于不可描述的事情,而对象是他正在负责的作者,他甚至不太清楚对方的性向。燥热攀爬上他的面庞,哈利认为自己将要完蛋了,在终将避无可避的爱情里。“可能是爱情。”他轻轻哼了一声。

“哈利。”年轻人悄悄接道,漫不经心地斥责他的不专心,“你在走神。”

艾格西仍然专注——看起来,哈利在昏暗中佯装自然地望了他一眼,表情不算清晰,大概毫无异样——看着荧幕上歌唱的赫本。偶尔一抹亮光掠过艾格西偶然滚动的喉结。多么性感,哈利眯起眼。

“我们之间是不是很像老电影?”

年轻作家突然轻声问道。

 

哈利本以为艾格西是非常新潮的人,就像时下的那些年轻人,关注时尚,有自己偏好的潮流圈子。艾格西有自己的审美观,是哈利不太能理解的、别人称之为酷的那种,(这或许就是新潮,哈利不太懂,真的,看看他满衣柜的定制西装)比如说阿迪达斯的黑白翅膀鞋、黑底黄色块状花纹的外套,又比如说那顶用亮片拼出“哈特”和公鹿角的帽子。哈利唯一理解的大概只有年轻人手腕上那条银白色卡地亚手链:毫无疑问他们付的稿费非常优厚。

在艾格西放松下来并揽住哈利的肩膀提出建议之前,至少哈利是这么以为的。

“妈妈。”艾格西说,含着丝毫愠怒。

“安文夫人给了我一些想法,我们就部分问题稍微聊了几句。”哈利抬起头看着男孩,阳光令他的金发熠熠生辉,他缓慢地眨了眨眼,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很巧,艾格西。”

“是啊,很巧。”他开始不打算掩盖火气,“我在厨房找到了金士曼出版社的名片,妈妈,虽然它身处险境,但它依然非常、非常显眼。不用担心,我拜托休假的洛克希去照看黛西了,她今天正好在这附近。”

米歇尔仅仅是保持着僵直的姿势,瞪大她的眼睛,微有惊恐地望着他搭在自己肩上的那只手。她的嘴角随之轻轻抽动,眼皮颤了颤便半垂下去,几根金发不合时宜地晃了下来。她选择了一言不发。

“艾格西。”哈利斥道。

“我满意现在的一切,但还不够,妈妈。你不需要管这些事情——”

“艾格西!”哈利抬高了声调,提醒年轻人那是他母亲。

“我已经二十八岁了,你一定告诉了哈利这一点。”艾格西一字一句刻板地迸出来,“就是因为我已经二十八岁,我才更清楚我应该摘哪一个苹果,不是最红最大的那个,也不是踩着椅子够到就行的那堆。”

“我认为你该休息,作为你的母亲我再了解不过。”米歇尔露出被冒犯的表情,这让男孩显而易见地瑟缩了一下,“我是这么跟哈特先生说过,但我也告诉过你不要再追求你父亲奢望的那些辉煌。你已经得到了!比李得到的更多!够了!你应该多陪一下黛西,她可能永远不会再记得你。”

作为局外人的哈利敏锐地捕捉到米歇尔言辞中的警告,又或者说是别的,即使他听得一头雾水。她用词大约是越界的,越过那条提醒与伤害之间的不明确界限,他瞧见艾格西脸上也闪过一分受伤。他们不是那种常常吵架的母子,双方都颇有点束手无策之意,哈利理智地带着椅子退开一步,他没什么可说的,除了作为长辈去点出年轻人的不对。

米歇尔瞳孔微微收缩,她拂开儿子的手,站了起来,更多的旁人目光被吸引而来:“已经够了,你做得很好了,艾格西。不是每一个天才都要出名的。”

她起码承认了一点。

“远远不及。”作家倔强地回应,“那不是奢望,那是触手可及的目标,我只需要再走多那么——”

女士打断了他:“宝贝儿,我可能会忘记你的模样。”

“妈妈……”艾格西先是发怔了一会儿,然后再次将手搭在女士肩上,“你知道树病了之后会怎么样吗?”

他母亲张了张嘴,眼角慢慢地染上了一抹淡,喉头发紧而一时难以回答。可他的编辑完美地切入对话。

“叶落。”

 

“你总是能给我惊喜。”哈利浅淡地微笑,装作不在意男孩用指尖轻轻摩挲自己的手背,瘙痒的感觉小心翼翼地陷入皮肤,“我想是的,除了是你先找到我这点之外。”

艾格西侧过头来,与哈利挨得极近,他随男人一起笑,发丝擦过后者的面庞。哈利又一次不受控制地把注意力全然倾注于男孩身上,午后与米歇尔分别之后,艾格西像要确认何物似的在某一拐角紧紧抱住哈利。男人将下巴压在他头上,金发柔软得不可思议。

母子之间的谈话以米歇尔的妥协告终,她悲悯的眼神长久刻在男孩背后,仿佛他即将彻底离开她,永不再见。

哈利风度地付了两人的咖啡费用,他对刚刚过去的谈话充满了不符合年龄的好奇。正如他曾经宣告的,“我将我的每一位合作作者都当成一本书,我阅读他们,了解他们,为他们自我衍生的作品修饰、包装,并保守我所知的关于他们自己的一切”,哪怕只是尝到故事外的糖衣又或涩皮,都远远精彩过他们文字作品本身。人才是活着的那个,文作与执笔者从来就不是如出一辙。可他尚未读到艾格西,因而他的好奇心渐趋膨胀。他试图去翻阅男孩,通过日常一场睡前谈话或餐后闲聊,但书封上的系带与锁阻碍了步伐。男孩只吝啬地予他浅尝一页目录与书中所摘下的只言片语的资格,再无更多,而他只好眼睁睁地看书页日渐增加,却无法窥得全貌。

这一次他看着男孩淡粉色的嘴唇,以为自己得到了锁匙。

“艾格西。”他开口道。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男孩看着伦敦街道上驶过的车辆,绿色眼睛失去了焦点。

所以哈利本以为艾格西是一个新潮者,本以为男孩不屑于在私人影院里放一部成为过去时太久的爱情老片。他面对荧幕时,还猜测那上面会投映出007系列还是超级英雄。“我很喜欢这部片子,虽然还不能把台词倒背如流。”艾格西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盛满星海,男人暗自赞叹。

“我觉得这是相互的。”艾格西看着他,“惊喜,我从你这已经获取了很多。”

“举个例子?”

“啊……举个例子。你内裤上的名字,我真不敢相信我的编辑先生,那个冷静自持的哈利·哈特会骚包到将自己名字用花体字绣到内裤上。而且是丝绸制的。”

“事实上,那是因为出版社的编辑们基本都在同一家裁缝店定衣服,风格也差不了很多,裁缝们需要区分。”

“包括内裤?你的可能要大一点吧。”

哈利为这句话显出一点窘迫:“哦,艾格西,不是只有我……”

“但依然是令你镇定自如的资本之一?”艾格西又凑近了几分,温热的呼吸扑到哈利面上,“还有,我可没想到梅林询问你对我衣着方面的想法时你会给了个肯定态度。”

“……我们可以适时地承认一部分不太符合我们风格的东西,只要它不是什么严重的坏毛病。”哈利的五脏六腑躁动不安,他盯着年轻人高挺的鼻梁,余光舔舐让人蠢蠢欲动的嘴唇,“就像我没想到你还会喜欢这些老旧事物。”

“我喜欢的老玩意儿很多,有的我甚至要深深着迷。”艾格西的双眼明亮,剩下了哈利一个人的身影,“在我们合作的时候我会展现给你看的,如你所愿那样。”

“如我所愿。”哈利随波逐流,“我想阅读你,亲爱的,就像我说过的。”

亲爱的。”男孩用一种令人倾倒的蛊惑口吻复述道。

他们在女王赞美杜利特尔小姐的那几秒里迅速将自己融化在一个将会漫长而潮湿的接吻里。

 

TBC.


(又把窈窕淑女看了一遍……看上瘾了(。

评论(2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