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半

“拥抱旧爱与新欢接吻。”

布丁,天妇罗,绅士与厨师 【哈蛋】

For u @水成文☔  


Pairing:乳酪布丁!Harry/天妇罗虾!Eggsy

Warning:全体智障。tag才是正文。【一个脑洞两个人分别写。】設定&腦洞by水成文

 

Harry被倒进了饭店后门的绿色塑料桶里,那里几乎堆满了厨余,最上面乱七八糟地铺了一层安安静静的哑巴菜叶。身为被遗弃的食物,Harry认为自己不该抱怨这种环境,有一堆菜隔开底下那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他很满意,作为一个被倒下来后还完好无损、宽底着地窄面朝上(他的身体没被倒过来,很好)的乳酪布丁,他还能说什么?

不能说什么,可他得回答两个问题。因为这个塑料厨余垃圾桶,显然是个饭店元老,提问题的速度比他快。他掉下来之前看见这垃圾桶已经显旧了。

“Hi.”垃圾桶说,“我是Merlin。”

布丁先生一时没反应过来。

“好吧,我想一个成型的食物也没几个有脑子。”垃圾桶自言自语,“想多了。”

“垃圾桶也没有。他们不吃脑子,都会扔掉。”布丁出声道,“Harry.”

“什么?”

“Harry.”

“噢,你是说你的名字。”垃圾桶反应过来,“上一个会讲话的还是隔壁日本料理倒出来的一只蟹:它刚好被当成死的扔出来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成型食物会讲话的。”

“我猜是因为我是一整个乳酪做的。”Harry的语气听起来蛮严肃的,好像……按Merlin的话来说,好像厨房里那堆厨子手里拿的菜谱,精准到白砂糖要放多少克的那种,“比较完整。”

“所以你是什么来着?我看不到里面。还有你怎么有名字?他们倒厨余的速度几乎是刚撤桌就倒的。——一整块乳酪,是说你应该比起你的其他同类食物来说更大。”

“我确实比较大。”

现在他有两个问题了,第一个问题不难。“乳酪布丁。”Harry说,“非常传统的一种,但我不那么传统。”

“的确,毕竟我在这的时间里你还是第一个完整被倒的。他们吃不下了?”

“我的蓝莓布丁同胞吸引了那个孩子。”

“哇哦。那第二个答案呢?你不回答也行。我没指望。”

名字。好问题。Harry非常满意他的新朋友能提出还算有深度的问题。作为一个绅士布丁——他来自的那家老牌餐馆,循环放着The Beatles的歌,餐桌上卡地亚手镯擦过他们的金边珐琅餐具,谈论的话题卡在各种各样的交易投资、贵族学校与娱乐丑闻上;甚至Harry的制造者都是一个米其林一星厨师——每一个布丁都是绅士,不管他们到底是像面包一样的约克夏还是羊杂布丁,这是布丁之间公认的。其实他们都能讲话,大多在奔赴人类胃部之前都会给自己起个名字,在后厨里隔空聊天,只是像Harry这样被倒掉的寥寥无几而已。Harry的名字是在桌上听见的。

Harry用非常简洁易懂的言辞向垃圾桶先生解释了第二个问题,后者对绅士布丁的说法嗤之以鼻。

“每一份优雅食物都是绅士。”Merlin说,“也有淑女,比如说蔬菜沙拉。我绝不承认仰望星空派是绅士,他们粗暴无礼。隔壁日式料理的据说也好不到哪儿,希望那些人别倒错。”他旁边还有一个日式店的垃圾桶,那个不会讲话。

布丁先生表示赞同。

 

Merlin低估了一个事实。

上次他这么说的时候,日式料理的员工给他送了份大礼。作为一个宛如人类秃头一样没了桶盖的垃圾桶,他应该吸取教训的。

今天没有倒错,不过也差不多。

 

Harry跟他的新朋友聊了一会儿,他本来打算休息一会儿的,毕竟离这桶厨余被送去处理还有好长一段时间。但那个外皮糙砺的黄色不明物体突然飞进来,严重打扰了他。

“Shit.” Merlin听起来有点恼火,“他们倒的时候能不能用心点,东西都飞过来了。我看见了,一只估计冷掉的天妇罗虾。你还好吗,Harry?”

“没中。”

所以这是一只天妇罗炸虾出现在Harry面前的原因。他们离得很近,几乎能挨在一起。布丁先生是首次看见这样的食物,他对那只天妇罗目不转睛。

看看那黄澄澄的外表,Harry如果有眉毛,它们早该皱成一坨了。但他还嗅到那些崭新的香味,此刻他专心致志地打量起了新来的倒霉鬼:色泽良好,味道浓郁诱人,卷的程度可算完美,还沾着些许油……

他继续盯着,感觉自己的乳酪身躯似乎被温暖的气息缓慢融化。

“Hi?” 天妇罗突然说。

年轻男孩一样,就像他还是食材时在厨房听见的那个新来厨师的声音,清亮而且富有特色,在唱歌的时候别有魅力。

Harry又瞧见那些红嫩的虾肉。这次他真的觉得自己要融化了。

该死,操,看在米其林三星的份上,Harry,一块绅士布丁,一块完美的乳酪布丁,他想他陷入了爱情。

“Harry…Hello.”他干巴巴地说,在最后一个音消失后想自行化泥。能不能再说点什么,你这块大布丁?你可是个善于言辞的绅士。

“你好啊。”天妇罗欢快地回应,“我是Eggsy。”

“你看起来很完整。”

“他们吃不下我了。”Eggsy说,“垃圾桶叫什么?我听见你说话了。”

“Merlin.”垃圾桶先生主动回答道,“看吧,Harry。我都说了日式料理那边也不能称得上绅士。”

“先生们。不要随意把我们跟你们混为一谈,”新来的不太高兴,“毕竟你们那边号称非常奢侈地用戈根索拉蓝纹做布丁?——你可能就是其中一个。”他面向Harry。

“不,谢谢。是史地顿。”Harry用柔软的口吻纠正,“不管你是什么材料做成的,但你的厨师显然给了我们一个惊喜:你各方面都感觉太完美了,亲爱的Eggsy。”

垃圾桶先生率先发出呕吐的声音,哐啷哐啷,像是他肚子里塞满铁皮罐而有人把他提起来拼命摇晃:“你继承了那些人类的油嘴滑舌啊哈,Harry?刚刚怎么没听你这么赞我?”

“要赞美你那失去桶盖的空荡荡的上方?”

“你还是闭嘴吧。”

可能是错觉,Harry觉得油炸外壳显露的部分虾肉颜色又深了些。Eggsy抖动了几下,有一粒油炸面粉掉了下来:“呃,谢谢?”

“真心实意。”布丁先生补充道,“你看起来真的很棒。”

“你也是。”

“你要不要夸夸他算了,新手?”Merlin嫌弃地建议道,“夸到他外面脱一层乳酪?”

日式料理的脑回路跟他们不太一样,两位绅士想,因为Eggsy的外壳似乎鲜艳了几分,我是说,更加黄了。他又抖了抖,没听出Merlin的嘲讽,反而从善如流:“Hey, Harry?”布丁先生含糊地应了一声,“你也很棒,我说真的,你看起来特别光滑,弹性也好,而且闻起来特别香,我喜欢这种香味,它挺柔和的,很舒服。比我身上这种味道好多了。”

米其林三星。Harry觉得他的内心要融成水了,他刚被制作出来时人类也这么夸过,当然主要是夸他的制作者,但Eggsy的夸赞虽然不那么美妙,但让他感到十分高兴。“我觉得你身上的味道很好,你一定很美味。”他高声说。

Merlin又自暴自弃地哐啷起来。

“你也一样。”虾肉又红了点,Eggsy嗫嚅道,“你看起来太完美了,就像陈列台上那些假食物。”

“我不敢相信我肚子里一块布丁和一块天妇罗在谈情说爱。”垃圾桶先生濒临绝望地说,“我是不是该跟隔壁的垃圾桶也深入交流一下。你觉得怎么样,James?”

“滚,谢谢。”隔壁的日式料理垃圾桶飞快地否定了这个一点都不好的提议。

“Merlin,你不能凭空造谣。”Harry警告道。

Eggsy不说话。

“忘了提醒你,今天垃圾清理会很早。我劝你们两个一见钟情的成型食物不要装模作样错过良好时机。”Merlin晃了一下,“我猜猜,Eggsy的虾肉能不能变成大红色?”

“不能。”Eggsy冷静道,“没有一见钟情,那叫有好感。”

“你觉得你们能在我肚子里待多久?能够循序渐进像人类一样谈个恋爱?”

“客观来说,我觉得你是对的,Merlin。”Harry说。

“Harry!”

Merlin哐啷了好一会儿,这次他是笑:“那叫主观,爱情能把你的智慧打散。你们两个还有一点点时间。”

“好感?”布丁先生朝天妇罗先生翘起尾音。

“……你要不要试试我身上的味道?”

Harry不得不承认一瞬间他的身体差点裂成两半。他目瞪口呆。

 

“发展到交配阶段了?”James把他的桶盖掀得哐哐响。

“交配不是这么用的。”Merlin说。

 

“你要试试我的味道吗?”Harry假装镇定自若,他的语调依然低沉悦耳,好像在邀请天妇罗离开垃圾桶到饭店去听钢琴曲。

天妇罗卷卷的身体又蜷缩了一点儿。

他们开始有默契地相互凑近,非常缓慢地,Harry慢慢地挪动,圆润的躯体左右摇晃。感谢优良弹性,不然他就要散成乳酪泥了。Eggsy则是尽可能地弹起来,每一次往旁边蹦弹一下他都能够缩短非常非常少的一点距离。Harry是夺得胜利的那个,以至于天妇罗有点刹不住车,稍微蹭掉了一点乳酪。

“抱歉。”Eggsy担忧道,“我破坏了你的外表。”

现在他们贴在一起了。

“我等会儿就会被处理。”Harry非常坦然,听起来他做了个深呼吸,“你真鲜美。”

“……谢谢。”天妇罗轻微颤栗,他只敢尝被自己剐蹭下来的那一丢丢,“你的……”

整个垃圾桶突然晃了起来。

 

“今天是不是来得太早了?”Merlin瞧着清洁工人。

“对于你肚子里那两个,是太早了。”James说。

 

Merlin的肚子一如既往被剧烈摇晃,他里面的东西都绞在一块儿,互相碰撞,上下翻滚。

“啊哦。”

最终他在被放下之前看了一眼尚未封口的垃圾袋。

一团乳酪泥,和一只外壳被撞碎、沾了别的有点恶心的天妇罗炸虾。

“习以为常。”James安慰道。

 

 

“天妇罗很美味。”条纹西装的绅士用餐巾拭去嘴上的油渍,“可惜我吃不完。”

“带你试试而已。”戴着高顶礼帽的同伴说,“你的午餐在隔壁。”

他们一前一后地离开了日式料理,走入旁边的老牌餐馆。用托盘端着金边珐琅餐具的无尾礼服侍者从他们身边绕过,The Beatles的音乐萦贯双耳,一位女士的卡地亚手镯无意擦过绅士们的西装下摆。他们的座位在前一天已经订好了,包括今天要的食物,全由指定的大厨来完成。

“Lee的孩子?”高顶礼帽绅士落座后轻声道,“我看资料,他现在很优秀。”

“我想试试这家店。”条纹绅士绕开话题。

他们的第一道是甜品,按流程这应该是错误的上菜方法,但绅士们缄口不言。

“为什么我觉得你那份布丁要大一点?”

条纹绅士抬了抬眉毛:“你嫉妒吗,Merlin?不如我们找厨师聊聊,我正好要夸他这道乳酪布丁完美,史地顿的美被发挥到极致。”

礼帽绅士悄悄翻了个白眼。

 

制作布丁的厨师很年轻,不过从宣传告知,他虽然年仅二十七岁,但已经获得米其林一星了。他很漂亮,可能用漂亮来形容一个年轻男性不那么合乎规矩,但这是最好的,金发,以及蓝绿混杂的双眼。

“大厨Gary Unwin。”他穿着白色厨师服站在绅士们的桌旁,微微露出一点笑容,“可以叫我Eggsy。有什么不满意吗,先生们?”

“Harry Hart.”

条纹绅士说,微微松懈面上的严肃。

“能请你后天晚上跟我共进晚餐吗,Mr. Unwin?”


END

 

自暴自弃主博见

评论(37)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