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半

“拥抱旧爱与新欢接吻。”

任务 【哈蛋段子】

官方大手让我无以言喻地激动,体内洪荒之力汹涌澎湃。
复健哈蛋。


——
“Galahad,我请你不要一直盯着神父面前那个老男人。”

“我没有。”Eggsy说,继续盯着穿白色无尾婚服的Harry。操,这个该死的Harry Hart穿什么都性感。“Harry不在线上你就放飞自我了,Merlin。”

“我一向如此,那不叫放飞自我。”通信上的军需官冷静地回答。

“我在线上。”

Eggsy的肩部不动声色地抖了一下,他猜Merlin也一样,那个马克杯听起来像是手抖砸在办公桌上的情况。他发现Harry的目光越过宾客,忽略长椅,毫不掩饰地落在自己身上,那似乎能在他的胸膛上灼出一个心形。

“Arthur,”Merlin显然做了个深呼吸,“首先,别那么引人注意行吗?你可是在用眼镜讲话啊。”

“他嘴几乎没动。”Eggsy插进来。

“Shut up, Galahad. ——其次,你们两个请停止一切遥相对望,我要看会场所有人,不是看Galahad那套瞎眼的跟新郎几乎情侣款的西装,也不是看一个正在等新娘的独眼老男人。这就像黄金档伦理电视剧的角度你明白吗?”

“你跟我一样老,Merlin。”Harry说,慢条斯理地用手摩挲挨着身旁桌子的修长黑伞,他的手指意味深长地上下滑动,就像昨天晚上离开男士单身派对后把年轻的Galahad带回家干的那样。他能够肯定Eggsy正注视他的一举一动,毕竟Merlin还在抗议一种隐性秀恩爱。

“Galahad,把目光收回来,我一点儿也不想知道你们帮对方打手枪的动作。”

“听起来你很了解。”Eggsy揶揄道,及时找回来因为Harry富性意味的手部动作而害羞或发狂得不见踪影的神智。

Merlin没有理会他。

“有人记得我们只是个任务吗?”Harry开口问,“我的新娘不知所踪。三小时时限。”

“什么?”Eggsy的目光稍稍偏移一侧,“Oh…shit.”

“三小时内完成任务。”Merlin好心提醒,“Arthur,你确定你穿的是我们提供的防弹婚服对吗?”

“显然。”

“那可别让我看到一个被打成筛子的你,你知道,选一个新王很要命。”

“Harry,小心你左边。他们很会挑,专门选不方便的方向。”Eggsy声线紧绷,他眯了眯眼,拎起他那并非是装饰品的黑色公文包走上红毯。宾客们大多没有注意到他,婚礼还没正式开始。“就新娘手上拿的那把枪,我们毫发无损的几率有多少,Merlin?”

“我看见那枪了。”Harry低沉的声音滑进来。

“你应该继承了前任Galahad屠杀教堂的能力,现任Galahad。”Merlin继续好心提醒道,“三小时,先生们,超时就自己回来吧,我不派飞机了。”

“我们在这地方卧底了一年你就是这么对待我们的?”Eggsy抱怨道,“你不知道我有多爱Harry(“闭嘴。”Merlin说),他戴眼罩辣到爆炸。可双眼都瞎了我一定会心塞致死的。”

“你最好担心一下自己会不会变成独眼先生,”Merlin漫不经心地说,“那样你就别出外勤了,安心接下Guinevere的工作吧。”

Eggsy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他逐渐靠近Harry,后者抓住了自己的伞,朝新娘露出一个伪装的笑容。

他们足够近。足够听见白色婚服的新娘惋惜地开口:“你是老鼠,Mr. Lance。”

Harry的目光堪堪扫过Eggsy,年轻的骑士挑了挑眉,站在他身后。“你觉得我们这次要干掉多少人?”Eggsy轻声问,“你的左眼不再是你的所谓‘累赘’了是吗,亲爱的?”

“当然。”Harry说,转头吻了吻骑士,“我们暴露了。”

Merlin的嘲讽透过眼镜飘了出来:“看看新娘的脸色,就像中毒一样。”

“这得记在我们王的头上啦。”Galahad说,“我私自用Arthur的特权调动了这边的后勤队,他们混在宾客里了。”

“该跟你说晚安了。”Harry对新娘真正地微笑道。

枪口对准了新娘。



——————————我文力挂掉啦——————————

评论(51)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