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半

“拥抱旧爱与新欢接吻。”

绅士管家 19 【哈蛋】

Notes:日常舔舔俺家大甜菊(不是)橘 @sandwater 我们又开始在同天更新秀恩爱了

这节是过渡,哈蛋戏份几乎没有,下一节也不多,主要是梅林。

Matthew Aird(OMC) X Daisy Unwin上线


——CH 3·【1946-1955】

4.

Matthew Aird成功进入了牛津,他本来有机会进入布灵顿俱乐部的,但他的代理资助人、也就是Merlin在评估过后拒绝了他的款项申请。资助人委托在Kings’,因此Matthew的受益款项也全在Kings’,Merlin作为被委托代理方能够全盘掌控,也就意味着Matthew没有交得起一万英镑会费的可自由支配金。他对这事儿挺恼火,在他看来,布灵顿的人脉价值连城,虽然他已经靠自己的才华在学校里征服了许多人。但布灵顿能让他更完整地进入真正上流的社会。

不过他的假期时光可没浪费在那些才貌兼优的女孩身上——呃,事实上,还是有一点的。他在一个绰号Cherry的爱尔兰女孩身上完成了他的成人教育课。“她上面真的超赞。”他跟Valentine说,对方兴致勃勃。他们自从一次银行联谊舞会后就亲近起来,简直臭味相投。“她叫得能穿破我耳膜,我们干了好多次……我敢说她成年前就有过别的男孩儿,而且绝对不止一个。”

“这么说来你又有一个傲人的谈资啦?”Valentine说,“还有其他人?”

“我只有她一个,不过现在告吹了。的确只是谈资而已。”Matthew毫无所谓地笑起来,“她喜欢给一个三年级的大块头口活。”

“Ah…Sad story.不差她一个。”

Matthew大概继承了他无名的母亲的外貌,不太像他父亲。他相当英俊,总能在舞会上碰见向他投怀送抱的女孩,但他家里的女仆对他没什么想法,Kings’可能也被称为选美中心,她们都习惯了。更多时候,她们要围着家里的小小姐转。这位已经将姓氏改为Unwin的Daisy小姐进入了私立中学,她金色的卷发和蓝中带绿的眼睛以及更多的细节预示她未来会是个典型的金发美人。当Matthew放假回家时,他们会一起出去买点儿东西。

看起来Matthew的前途一帆风顺,他甚至干起了兼职,这些额外的收入汇到Valentine帮他开在V-G的账户里。Merlin倒是出人意料地对他没说什么。

也就没对他而已。

“我恐怕他永远都不会真正喜欢Kings’。”Merlin跟Percival谈道,“关于Harry崩了Chester King这件事,他可能会记仇一辈子。”

“我告诫过Harry:他资助了一个炸弹。不过我不明白这孩子为什么对Chester King那么执着,他们只在一起待了……大概是六年。”

“家庭原因和个人原因。”

“Merlin.”

“观念,根据我在白金汉郡那段时间的观察,我个人认为是观念问题。我调查过他,Aird家属于那种介乎于东西区之间的算是富裕的家庭,但并不是真正完全意义上的上流社会。从Dave Aird能接触到Michelle这点上大概能猜到。Chester King不一样,他收养Matthew的那几年对这个男孩来说就是一个跳板,直接送这孩子进入他真正想要的阶层。他够可以的。Eggsy又要求Matthew学习与金融业有关的,我感觉他会是Kings’发展前路上的绊脚石。”

“不至于,”Percival说,“我们所有的规定,包括Harry新决定的,本质上都无法动摇Kingsman这一核心基础。”

“别天真了,Percy。还有Valentine。”

“你让我想到了我们的Kay。”

“Lancelot会去牵制他的,而且我准备让他去美国接任Harry的工作。说真的,我们有必要多加几项忠诚度测试。至少不要老是崩主人?我不想再差点被人枪杀了。”

“你还是被杀了比较好。”

Percival掌心覆在Merlin肩上,就像安慰一位哭泣中的同事。有好一会儿,他们什么都没说,不约而同地望向墙上一幅有点模糊的照片。那在很久以前了,James贴着Percival站着,Geraint就是个鼻梁两侧还带点儿雀斑的年轻人。Merlin挂上去的照片。

“我没料到Kay的指定继承人是Charlie,Roxy是Lancelot这点倒是意料之中。”魔法师突然说,“所以我注定要绝后了。”

“还没。Bedivere怎么办?”

“一起绝后。”

Percival挑眉:“Merlin,你才五十多岁,别开玩笑。”

“我很认真。”说得跟真的似的,“而且这跟年龄没关系。我打算跟你谈一下我的指定继承人的事情。”

“有想法?”

“差不多吧。”Merlin说,“Daisy Unwin.”

又一段沉默。

“你在跟我开玩笑吗?”Percival问,“她不一定会同意。还有Gary Unwin方面的工作。退休时间还很长,你完全可以慢慢培养继承人。”

“Daisy一直在接受金融类课程的教学,她就像下一个Roxy。她同时也在接受搏击和射箭训练,而这恰恰是Eggsy提议并且经过她本人同意的。”Merlin犹疑地停下来,目光在眼镜后游移不定,“我不敢肯定,但是足以揣测。我想,我的退休时间不远了。”

“你只是太紧张了。我不认为Daisy这么年轻能撑得起Merlin这个代号以及它意味的沉重的工作,作为女性和同性恋的妹妹,人们会想方设法刁难她。”

“别担心,Percy。到时候Harry会回来的,Daisy只需要接任Merlin的本职安全主管就可以了。”

Percival奇怪地盯着他,就好像他们分别已久。他那样深深地望着Merlin,难得地有几分软化:“我发现我越来越难理解你了,Merlin,你转化了一些特质。”

“倒不如说是丢掉。“Merlin疲惫地揉着太阳穴,”别去管它们了。”

 

一九四九年末尾到一九五一年期间,银行正式入股了它的好伙伴埃哲顿饭店,但同时期在别的方面上遇到了一点儿麻烦。这时期内那头东方雄狮苏醒过来向世界发出震耳欲聋的一声狮吼,Kings’投资的一间中外合办企业似乎被盯上了。一直以来的放任不管与难以把握的时局让匆忙撤资面临许多庞大的亏损,Merlin扑在这上面焦头烂额地忙了很久。好在及时,结果勉强能看。

“三七年就该撤了的。”Bors说,“战争,那群日本人,只会给我们带来损失。事实上它也确实在无休无止地亏损,我一直相信中国能够胜利。”

“闭嘴吧,Bors。那会儿这件事还是Chester King和你过目处理的。”Merlin挖苦道。

 

又过一年,Merlin和Percival眼中的潜在炸弹Matthew Aird从牛津毕业,他完全不在乎(还有些洋洋得意)地告诉他即将完成职责的代理资助人:他在V-G的账户已经存下了近三万英镑,这都归功于他卓越的经商头脑。Merlin依然对他没说什么,但翻了个白眼。

同时Matthew回到了伦敦居住,Daisy也一样。现在他几乎每两天就能见到Daisy Unwin一次了。她那双有着卷翘睫毛的蓝绿眼睛如磁石一样牢牢吸引了他,她真的美丽极了,而他以前都没在意到这些。Matthew感觉自己的心脏成了乐队鼓手演唱高潮时的那面鼓,在Daisy面前跳得癫狂又难以控制。善良的上帝啊,他一定是爱上她了,不过他该怎么跟Eggsy说?而且就现况来看,他也并不想打扰Daisy的学业,搞不好她会面对他的告白举起弓箭呢。她也是越来越像Harry和Eggsy两个人了,或者说,气质上各具一半。

他要耐心地等,他认为Daisy一定会是自己的此生挚爱。但他是个绅士,必须耐心去等。而他会的。

唯一的重大麻烦是他的工作,银行方面他绝不会选择Kings’,V-G则一直都是由Valentine和他的女助手完全把控的,只能作为伙伴关系;至于其他银行,没有介绍人、经济实力等必备要素,纵然他有优势学历,也难以在Harry退休前进入核心圈,那大多是由一定的家族关系构成的,而Kingsman的平均退休年龄则远远高于其他银行,在六十到六十五之间。这计算的是无疾而终的人,改革后的Kings’与和平的环境应该会使这一群体成员数量增加。但机会总会眷顾他。

Roxy的女儿Ella出生没几个月,Eggsy一个人专程赶了回来——Harry无法离开美国——他成为了Ella Merry Clarke的教父。与此同时,埃哲顿饭店的直接管理者Ben不得不因为一些事情永久地离开了他挚友的饭店,这成为了一个契机。

Eggsy找到了Matthew。后者好几年没见Eggsy了,看到Eggsy无可挑剔的完美模样,Matthew不得不承认Harry Hart一定程度上拯救了Eggsy,将他由璞玉雕琢成无与伦比的杰作。相比之下,Chester King对Matthew的馈赠似乎不值一提。

“我希望你接任Ben的工作,Matthew。”人到三十的Eggsy开门见山,他的口音比Matthew的还要纯正自然,让年轻人不禁嫉妒,“埃哲顿不能没有管理者。告诉我,你可以吗,年轻人?”

Matthew毫不吃惊他看见了Harry Hart的影子,不过他不讨厌这样的Eggsy。

“我非常乐意。”他说。

“很好。”Eggsy绽开一个笑容,“我打算赠送百分之十的股份给你,与Kings’的持股比重一样。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属于当年的资助人,也就是你父亲Dave Aird先生,但就我所知,这些股份的现任持有人并非你或者你的父亲,因为协议,银行将这完美保密。在转让百分之十给你之后,我个人仍拥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余下两成比重不一地公开出售给了一些合作伙伴和投资商。”

“我明白了。”Matthew有一点失望,他本以为能得到父亲的股份。

“我将所有基本权力交给你,你可以改变埃哲顿,不太过分的。扩张它,让它到各地去,但我们不搞内部选举,不换那么多人,我希望它能够成为一个长久的企业品牌。”

Matthew微笑:“这也是我的想法。”

我的上阶石。

 

Matthew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能。仅仅三个月,他就让饭店利润翻了一倍,牛津为他提供的知识在这儿迎来了生机。而他所做的,是放手让厨师们去研究他们想要让客人品尝的菜式——“就让那些自大顽固且讲求一成不变的食物评分吃屎好吗?”他说——以及增加了客房部门的一些小小原则:“住顶级套房跟住单人间都一样,客人都付了钱。我们没有金钱歧视也就没有态度差异,行吗?”

埃哲顿饭店一跃成为旅客们的新宠。对于装潢,Matthew没有改变的打算,原样是最好的,他太多的改变只会让Eggsy感到威胁。他们有比别人更好的服务,即使流浪汉走进来借用卫生间,大堂经理也能面带笑容地指明方向。Matthew在大堂一侧增设了外国旅客接待处,可以提供法语以及西班牙语服务。他如鱼得水,客观的盈利让他的V-G账户一天天成长。

Eggsy很快又回来了一趟,以真正参与到银行事务中的王后身份。他大量接触Kings’的工作,如毫无意外,他显然会是现任Arthur的指定继承人。Matthew对此感到高兴,更令他兴奋的是他向Merlin提供月度分利报告时听到的对话,在魔法师的办公室门外。

“……你没打算接管埃哲顿?”Merlin问。

“得了吧,Merlin,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评估我不适合饭店经营。”Eggsy欢快地说,“我更喜欢陪在Harry身边,我们从不会觉得距离产生美。”

“听得我真想找条子把你们送进监狱。”

“你绝不会这样做的。”Eggsy底气十足,“而且你知道吗,Merlin?我为Matthew Aird骄傲,我知道他不会让我失望。”

他是Eggsy的骄傲。Matthew就像一个得到兄长由衷称赞的弟弟,满足感与喜悦在他胸口膨胀,令他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这件事给予了他莫大的鼓舞,他刻不容缓地邀请了Eggsy共进午餐,听见对方偶尔流露的南伦敦口音,他清楚时机到来了,于是他大胆地向Eggsy提出与即将进入牛津的Daisy交往的想法。

Eggsy闻言睁大了眼睛:“这都五十年代了,Matthew,自主权可是在Daisy手上。如果她喜欢你,我完全不反对。”

“真的?”Matthew不敢相信。

“真的。”这位绅士管家毫不在意地说,但下一秒他就竖起身上所有的刺,语调冰冷得能够衬得上杀手这类形容,“如果你敢伤害Daisy,我会让你尝尝人间炼狱。”

Matthew打了个冷战,就目前为止,Kings’依然在培养每一位员工成为具攻击性的存在,他有理由相信身兼Kingsman与KB双职的Eggsy有这个能力。对方地位今非昔比。“我发誓。”Matthew说。

Eggsy微笑。

 

新学季开始后,Daisy非常乐意地成为了Matthew的女朋友。他们有更多时间在一起,Matthew惊讶地发现Daisy与自己有非常多相似之处,各种博物馆成为了他们频繁约会的地方。他们几乎是灵魂相融,默契得不能再默契了。

这一切都让Matthew感到幸福,但当他走入墓地吊唁Chester King,对于Harry Hart的记恨伴随平日里若有若无来自真正贵族的嘲讽就会变成吸血虫,拼命噬咬他的身体、他的心脏;他本应为此感到对不起他敬爱如兄长的Eggsy的,可那些去向不明的埃哲顿股份也化作魔咒,消耗着他的歉意。

他是如此矛盾。



TBC.

评论(2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