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半

“拥抱旧爱与新欢接吻。”

绅士管家 18【哈蛋】

Warning:与原著《凯恩与阿贝尔》部分情节如投票有相似之处。我已经试图逆转这种感觉……


Notes:俺家的橘子不让你啃(等等  @sandwater 

顺便,可以准备准备心疼梅林了  17here

🌚🌚🌚明天去武汉游泳,然后去神农架尝遍百草🌝🌝🌝我不更

看了看出行计划我也跟🍊一样停更到周一23333


——CH 3 ·【1946-1955】

3.

Harry看着地图猛地转了一下方向盘,在误入一条未标示的窄路前硬是换了个方向,惯力作用使副驾驶上的年轻人把头甩上了玻璃。后者轻哼了一声,转头瞧着Harry终于决定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

“我很抱歉,Harry。”他小心地说,生怕男人再来一个急转弯似的,“我不知道……”

Harry没有急转弯,可他来了个急刹车,车子匆忙停在路边,Eggsy觉得自己即将亲吻窗前玻璃。“我没生气,”他侧头看着年轻人,“用不着自责,Eggsy。”

“我差点让你失望。”Eggsy急了,“我——”

“不,Eggsy。”Harry给了他一个吻,“只是今天这种局面我们还将遇到更多。你不能永远争下去,有时候沉默或者换话题是比较适合的方式。”

“如果这影响到投票……”

“我发誓,这不会的。”

绅士再次启动了车子。

 

Morgan听完后没说话,她安静地去了趟书房,好像什么也没发生,包括刚刚那场对话。片刻之后她拿着一个印有圆形K标志的文件袋,认认真真地交给Harry:“这个手段或许很卑劣,但比其他方式都要有效。”

“Merlin?”

“是他的杰作。我本以为它不会被用上。”

 

Harry那天早上醒来时又发现Eggsy已经睁大眼睛望着天花板。Harry觉得自己能听见他的心跳声,那颗年轻的心脏因主人的紧张而正在发疯。Eggsy应该洗漱了,Harry闻到一些须后水的气味。绅士打算抱他时他一巴掌按在对方脸上:“立刻去洗漱,绅士先生。”

好吧,都听你的,darling。Harry想,在被面上找到了他的睡袍。

当他再次出来后他跟年轻人交换了一个湿热的早安吻,这该死的吻差点让他们再次滚进床单。“今天要去击杀cowboy,你准备好马鞭了吗?”Eggsy漫不经心地问,“把他从马上打下来?”

“不,让他连马都上不了。”Harry回答道。

Morgan根据Tilda的建议为他们准备了干酪三明治和香肠卷。“按照我们的北欧小姐的说法:蒙特雷杰克干酪,口感柔和。”她轻快地说,“享用‘杰克’愉快。”

“我怕吃坏肚子,Morgan。”Eggsy说。他们为这个小小的惊喜放声大笑。

最后Harry在门廊满意地打量着伴侣身上那套比自己的色号要浅的条纹西装,任由Eggsy在自己脸上响亮地亲了一下。

 

司机将车开到分行门口,这个时候才刚刚八点半,而会议在十点正式开始。Harry带着Eggsy在整个分行逛了一个小时,摸到了去会议室的路,他们提前半小时去了那儿。

有人比他们更早:Arnold董事。“早上好,Arnold。”Harry友善地致以问候。对方点头致意。

这里没有十二骑士的座位,有的是十八张应该足够舒适的软椅;它也有王座,董事长的座位,比其他椅子要华丽得多。Harry粗略扫过会议室装潢,毫不犹豫地迈向属于Arthur的王座,拉开那张椅子坐下,肘部支在扶手上,他撑着脸颊,缓缓地、微微松懈地闭上双眼,似乎要在王座上长眠。他看起来就是一位优雅高贵的王,占据他应得的位置,等待嘲讽愚民的时刻渐趋渐近。

他毫不畏惧来自同党的挑战。

Arnold近乎狂热地看着这样的Harry,他知道他没有选错人。除了有一点点瑕疵……没人会否认Harry认真起来的样子有些居高临下与傲慢,但让人恨不得立即跪拜。

Morgan随之而来,她与Arnold相互自我介绍,畅通无阻地聊到了环境保护,并且将这个话题延伸到当代科学的利弊方面。接下来董事们陆续到达,交谈,或沉默着,抬头见到王座上的人都无一例外地怔了一下。Jack似乎有点愠怒,他的目光擦过Eggsy(年轻人立即自觉地站到了角落),又落在一位女士身上。

“我说过我们还会见面的,Jack先生。”Morgan朝他露出微笑,却令他打了个冷颤。

十点钟响时,Arnold关闭了会议室的门。八位董事,两位管家,王与王后,一位华尔街投资大亨。十三个人,数字富有深意。Harry把他的身体从王座上带走,环顾私下交谈的众人,最后看向Arnold,后者随意挑选了一个座位。这是一个开头,其他人纷纷入座。

“我是Harry Hart,新任Arthur。”Harry简要地说,“Heidi让我代为转述:Tony Bridgmont董事有要事不能到场,所以他弃权。”

“Arthur.”有人说,“按惯例,我们通常会问一些问题,我们不了解你。”

“请便。”

“我们被通知你在相当一段时间以前已经到了纽约,但为什么不来银行?”

“我接受了一些人的意见,暂时不到银行来。对方是你们中的绝佳同事。”Harry坦然地说,“不过别担心,我已经用我的方法完成了对分行的了解,且卓有成效。Morgan。”

女士传阅了两份文件。

“比如说,为银行再争取到了证券行业的高位人士。”Harry用书面资料呛了董事们一口。

刚刚提问的那位紧紧盯着Harry看了好一会儿:“我没问题了。”

“我有。”左侧第三张椅子上的董事说,“为什么总部要直接出动Arthur,而不是调任另一位骑士。”

Eggsy看着Harry,后者的目光立即聚焦在董事身上:“我们的总部军需官与美国的后勤部门——我们在美方有设立一整个后勤部门监察分行——接洽后获得很多很有意思的数据,身为总部最擅长处理数据的人之一,以及新一任的王,我认为我亲自过来最好不过。”

“很有意思的数据是什么意思?”

“不好意思,”Harry微笑,“请问您是哪位?”

“Steve Alan.”

“这些数据有好有坏,我打算就任后就情况来选择性地一笔勾销。您的名字似乎也在其中。如果今天我输了这场投票,我会再就情况处理。”

Steve Alan一言不发。

Harry再一次环顾全场:“就这样?”

“就这样。”Arnold说,耸耸肩,“我们现在想听听双方的想法,Arthur,Jack,我相信你们都不会弃权。——Please?”

“主场方优先。”Harry说,对Jack做了一个礼让手势。

Jack看起来收敛了几分恼怒,他面向所有人,摆出他一如既往的圆滑表情:“很高兴我们今天能召开这个会议,我决定长话短说,因为在座各位都非常、非常了解我这些年的工作。我认为,凭借我十几年来为Kings’做出的奉献与前Bedivere曾经给予我的信任,以我的履历与我对这间银行的深情,我完全能够胜任董事长一职。我也不反对Arthur的就任,我相信Arthur与我无论如何都能够出色合作,并且,我们都属于Kings’内部会议。谢谢。”

Harry没什么表情,尽管他有一丝想弄死对方的暴躁。他微微偏过视线,Eggsy朝他扬起鼓励的笑容。“我尊重你,也尊重每一位董事的选择。”他优雅地操纵舌头把这些客气的套路从喉咙深处挤出来,“坦白说,如果连另一位竞选人都不反对我的就任,这场投票完全可以现在就废止。但我认为,我需要的是在座各位的认同,而不是专权。”

“我们会很快结束的。”Jack自信地说。

“我想说的不多。我本身在伦敦任职了二十多年,对Kings’特有的结构十分了解。当Arthur都被拒绝时,我不认为有人该踩过王冠。Kingsman是Kings’的基础,骑士与王是核心,管家只是利刃。我甚至可以说,Kings’的默认规则是:只有王能成为真正的领导者,骑士能够成为行长,而管家并没有这种跨越式的资格。”Harry捎上了点儿含带威胁的悲伤语调,“有时候子嗣离开母亲的怀抱,就永远无法回家了。”

Arnold与他对视,随后这位董事的视线与那位好像没他什么事儿的华尔街投资大亨接轨:“Peter,交给你了。”

投资大亨从自己的座位上抬起了屁股:“似乎大家都想速战速决,那么我稍微说一下投票规则,如果有异议的话,在我说完之后可以敲响你的发言铃。现在,请两位候选人背向各位董事。我假设你们对自己极具信心,手上所拥有的票将投给自己,即现在,Arthur比Jack,一比一。”Peter目不转睛地监督候选人转身并确定他们看不到未投票人员,“我们进行举手投票,左手意味着支持Arthur,右手则是Jack。为公平起见,我会随机指向董事——不重复——被点到者举手表决。整个过程由Arthur的管家Morgan le Fay女士监督并唱票,有异议吗?”

“恕我直言,”Harry轻声对Jack说,“这种投票方式对我很有利。但这方式也很蠢。”

“我想说这句话有好几年了。”Jack撇了撇嘴,“但他们一直喜欢这招。”

会议安静下来,Morgan很快就开口了。这个过程很迅速,他们甚至连点心理反馈都来不及搞。

“Jack…Jack.”

“Arthur.”

“Jack.”

“Arthur…Arthur.”

“Jack.”

当他们真正全神贯注下来时,Morgan已经飞快地说完了八票。Harry能用眼角余光看见Jack一脸吃屎的表情,尽管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他们是不是该慢点?还有一票,还有一票Harry就知道接下来该采取什么行动了。他能察觉到Jack绷紧了身体。

“Arthur.”

平局,看起来他们还没结束呢。Harry松了口气,Jack又紧张起来。

“根据目前的投票情况,Arthur与Jack,五比五。我们——”

“对不起。”

Harry小幅度地弯起嘴角。是Eggsy。

“对不起,”Eggsy轻快地说,“打断您的发言了,还有一票。”

“一票?”Peter疑惑道。

“我想在开场时自我介绍来着,”年轻人漫不经心地成为了全部人的焦点,他可能还举起了左手,“可惜我没找到机会。我是代号为Guinevere的Kingsman,Gary Unwin。根据规定我也拥有投票权,因此这一票我投给我信赖的搭档——Arthur。”

会议鸦雀无声。

但利益受损者向来反应敏捷,Jack孤注一掷:“上星期二你告诉我他是Gladiolus,Arthur!这不公平(这句话都要听到耳朵起茧了)!我们一直认为只有十二骑士、王与魔法师!”

Morgan把一份文件交给了Arnold,那上面由总部证实了Eggsy的代号。

“我以为你只知道有十二骑士和魔法师,先生。”Eggsy俏皮地代Harry回答,“你难道没听说过伦敦总部会议室除了十四张正常椅子外还有一张空余的椅子在王座后面备用的吗?那就是给随时会有的Guinevere的。这很公平,就像你通知的时间从来都不对一样。”

Jack瞪着他,这位常年游于商场的先生发现了Guinevere这个代号引人遐想的部分。

“你们是同性恋。”他恶狠狠地指出,“比纽约地铁里的老鼠还要肮脏,都他妈应该被关进精神病院!”

Eggsy成功以最快速度把火气吞回肚子里。

“不管怎么说,”他试图保持微笑,“如果管家成为了董事长,我们同样视作分行与总部脱离,因为老规矩:只有骑士和王能坐上那个位置。管家还不是骑士呢。”

“以及,”Harry在Jack来得及张嘴之前用语言堵住了他的出路,“就我所知,目前董事中说话最有分量的是Bridgmont先生,可他不在。其次是Arnold先生,请问Arnold先生能否代替在场各位对此作出评价?”他看过每一个人的脸,墙头草没人说话,“那就算是默认了。Arnold先生?”

Arnold皱起了眉毛。

Eggsy觉得自己脑袋里要掐着Arnold脖子高歌的冲动正在酝酿。

“我认为——”Arnold拖长语调,“Arthur已经向我们证明了利弊和他的能力,既然如此,其他方面……我不是医生,也不是教皇,管不了也懒得去管。”

Eggsy偷偷瞄了瞄Harry,绅士只是微笑。“Jack,”于是年轻人毫不客气地说,“说真的,我们其实并没有提到这方面的问题,是你,试图去用这个歪解别人的印象。”

“不,我——”

Peter抓住了总结的好时机:“所以我们根据投票结果,Arthur与Jack,六比五。显而易见,Arthur,Harry Hart先生将是Kings’美国分行的新任董事长。”

所有人都在等待新任董事长的发言,他们不在意最后胜出是谁,或许现在就是最佳结果。正如Arnold没说的后半句:我们只是一群在别人银行里工作的银行家而已。

Harry善解人意地回到了他本就志在必得的座位上,就站在那儿:“我很荣幸,诸位。我再次申明我尊重你们的选择,这次投反票的董事们,这不是问题,不会阻碍我们的合作,就当它没存在过吧。在接下来至少五年里,我们将携手前行。谢谢,先生们。”

散会后Jack孤立无援地立在那儿,他闭嘴并表现出阴沉表情时终于让人记得他是一个英国人。

“Jack,”Harry蜷起食指,指骨轻轻敲着会议桌边沿,“我很遗憾走到这一步,当初我的确考虑过让你成为我的得力助手的,可惜现在我不信任你,一点儿也不,你被解雇了。”

“我会自己辞职走人的,Harry Hart。”Jack说,“但我还会出现在这,我的女主人依旧为银行工作,我作为管家理应辅助她。”

“我以Arthur的名义除去你KB的身份,如果你不敢相信,现在就可以打个电话给Heidi。”Harry示意Eggsy出示那个文件夹,“顺便一提,KB在银行不占实际股份。我的确有很多有趣的数据,也包括你在过去十几年里的所作所为,你不会想重温一次吧?”

“KB是终身制。”

“那是在有资格继续担任这一职务的时候。”

“走着瞧。”Jack大声说,“身败名裂的是谁还不一定。”

“这么说来你认为我手头上的材料只是一叠白纸?”Harry反问,“我真诚地建议你给你最后的希望打个电话。或者我直接帮你公之于众。”

Jack骂骂咧咧地找到了电话,他打电话时态度谦恭,直到最后像是要破口大骂之际,也能保持谦和的语调跟Heidi说再见。那通电话成为最后一根稻草,强劲有力地压垮了两鬓斑白的前管家先生。“你赢了,Hart。”他绝望又愤怒地说,“你让我一无所有。”

“是你自己让自己一无所有。”Harry不眨眼地说,“我也从不否认胜利,人事部见,Jack。”

Jack瞪着他,不过无济于事,到了这个地步所有事情都无法起死回生。他把这盘最后的棋玩脱了,而敌人直到吃掉他的国王后也毫不打算留一个退场台阶。跳下去吧,Jack,迟早也要离开棋盘,死棋离盘这是游戏规则。

“祝你和你的王后不会让王宫里寸草不生。”Jack冷嘲热讽,他该滚蛋了。

“当然不会。”Eggsy笑容满面,“Lancelot已经结婚了。”

Arnold在前管家先生悻悻而去之后进来。

“我瞧见Jack那一脸丧家犬的表情了,你干了什么?”

“我把他解雇了,包括管家的工作。”Harry心情愉悦地说。

“虽然我不反对,但他在华尔街人脉广,我有点儿担心。”

“没关系,我永远留有后手。我也尝过弗利特街全体一致写文抨击的味道。”

“这性质有点不一样……好啦,你找我做什么?”

“我要修正这个银行的荒谬规定。”

Arnold愕然。

 

星期四的《华尔街日报》Kings’上了头条,评论家们站成三派,对银行的新动静大加讨论。事实上Harry只是废除了一些冗余的规定,以及一些曾对他不利的规定比如女性不能参加董事会等等。

“……我把新的列表发给Merlin了。”Morgan站在Harry的办公桌前说,“我让他对着总部条例再取舍一下然后把意见反馈过来,以后Kingsman和KB就独立开来了。虽然都是称为内部会议成员,但Kingsman不再包括Kings’ Butler。”

“这很好。”Harry说,“我又有新的想法可以加进去。”

“您又打算干什么?”

“设立监督者‘Green Knight’。如果有谁拥有我们各行对外出售的那部分股票中的百分之三十,用伦敦总部举例,即拥有银行股份百分之三的非内部会议成员的董事,有权申请所在Kings’银行的分行或总部的GK职位,并监督Kingsman的工作。”

Morgan皱起眉头:“会不会玩大了?”

“我们总要去试试。”Harry说,“再加一个条件:GK职位的申请者必须得到至少十位骑士的同意,才能得到这一职位。”

“所以事实上能干什么?”

“GK的每次工作时长是五年,逾期可重新申请一次,即能做两任。他们可以弹劾Kingsman。”Harry说,“弹劾会议上如果有百分之七十的与会成员同意就通过弹劾,按照原有的继承人制度替换人选。放心,无论如何也不过是交换了Kingsman人员而已,而且被弹劾的人如果很有必要我们可以再用,在别的位置上用。”

“有用吗?”Morgan抱怨道,“这让我们的条律更加复杂了。您知道,我们现在的工作已经乱七八糟,看看美国分行都是什么玩意儿!”

“这主要是面向美国分行的条律。不过按照Merlin的说法,它会同步到法国分行和英国。”

“实话说,我觉得这就是个冗余规定。”

“你忘了吗,我的女士?”Harry微微睁大眼睛,看起来有一丝天真的困惑,“这个国家宣称自由民主,我们至少要形式上入乡随俗。”


TBC.


评论(29)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