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半

“拥抱旧爱与新欢接吻。”

绅士管家 16【哈蛋】

Notes:My dear  @sandwater 

大改你值得拥有(怒撕手稿

15走起


——CH 3 ·【1946-1955】

【接1】

如果你需要找点具体事物来形容现在的Eggsy,那么厨房餐台上那些乱七八糟的茶叶无疑是最佳选择。

折腾过后Harry把他抱进浴缸,从脚底最柔软的地方一点点轻柔地洗上去。这种洗法很要命,Harry布满刀枪老茧的手仅仅是轻轻摸上大腿内侧,年轻人就能哼哼唧唧地又硬起来。结果显而易见,这场有点麻烦的洗澡用掉了他们将近一个小时。

Eggsy待在床上,至于泡茶的工作,现在那是Harry的活了。不过没关系,他对泡茶颇有心得。他还把晚餐热了一遍,味道并没受到多大影响。最后Harry作为一个体贴又细心的完美伴侣,打破了绅士惯例,在卧室里与Eggsy共进晚餐。食物香味长久徘徊,直到Harry洗漱后回到Eggsy身边才散了个七七八八。

“一个愉快的冬夜。”Harry用脖子上搭的毛巾擦拭湿掉的头发,坐到床沿陪着正翻看一本剧集的Eggsy,“你感觉怎么样?”

年轻人心不在焉地翻过两页,回答得嫌弃:“我们有张King Size的床,你却偏要选厨房。”

“毕竟我工作了一天,饥肠辘辘,等不了太久。”Harry毫不知耻地说,“各方面的饿。”

Eggsy扭头瞪了他一眼,像尾光滑的鱼缩进床褥,把脸埋到枕头里。

Harry把毛巾搁到旁边去,宠溺地抱年轻爱人入怀,轻吻他刚刚留下情爱痕迹的位置。“你这样子像个孩子,让我有负罪感。”他开玩笑似的哄着Eggsy,“你平时那么坚强、迷人、独特,是所有人都能看到的。而只有现在这些时候你才完完整整属于我。”

“我一直属于你。”Eggsy闷闷道,“你喜欢孩子吗?”

“或许要看情况?我并不常接触他们这个年龄段,但我很喜欢Daisy。”

“我是说,你想要孩子吗?”年轻人侧着脸问,“你的,流着你血液的孩子。如果你想要,我绝不反对。”

Harry一时说不清那突如其来的感觉,可能是感动,可能是愧疚。他从没考虑过这些,而年轻人却为他关心至此。几乎没有犹豫地,他抬起上半身,专注而郑重地凝视Eggsy的眼睛:“那你呢?你想要吗?”

他能感觉到年轻爱人的身体微微一僵:“不,因为这是我得付出的代价。你知道我在什么环境下生存下来,我太了解等价交换了,我赢得了你和现在这一切,那我必须放弃成为一位父亲的权利。”Eggsy眼眶湿润,他认真地望着Harry,沉醉在对方的温柔里,“我们已经得到了大多数同性恋人奢望的未来,还能祈求更多的恩赐吗?”

Harry没有察觉自己有多么眷恋这样的Eggsy,他细密地亲吻他回应他:“我不在乎孩子,Eggsy。在你出现以前我以为我会一个人完成这辈子。你说得对,我们无需过于贪婪。没有人必须背负‘父母’的责任才算完成一生,这不是一个以繁衍为目的的时代,所以我还在乎什么孩子呢?我们有Daisy。别让子嗣成为你精神上的十字架,亲爱的。我爱你,反过来你也一样,这就是我们背弃传统继续活着的意义。我不需要孩子,我只在乎你是否需要。”

“不,Harry,不。”Eggsy搂紧他说,“我只是害怕你会离开我。”只有对你,我患得患失。

“我永远不会。”

Harry伸手去关灯。

“晚安,我唯一的爱。”


2.

一九四七年夏末时,Harry和Eggsy携带着行李与半箱——“就像Chester King的死亡证明等一系列手续。”Harry形容其数量——打点美国海关等绳索上每一环的手续,以及Morgan,登上了前往美国的邮轮。

Eggsy不清楚他下船的这个地方叫什么,但他知道这是移民港,也曾是战争欧洲难民迁移的最终目的地。从这可以看到对岸的自由女神,移民们会知道他们获得了“自由”。三人与各式各样的人挤在一块儿,不过他们跟其他衣着昂贵的人一样在最后下船,相对要舒适。“我们只能走这儿?这里的工作效率看起来很低。”Harry皱着眉说。

“可能Jean Ravel存心要整我们。”Morgan回答,“我翻过所有文件,先生。MI5那群人渣把简单的手续扩展了几倍,议会的还比较正常。”(Eggsy咕哝了一句“难怪这么多”。)

“你不会让我失望的,Morgan le Fay。”

“当然,这比命令我造一个Frankenstein(弗兰肯斯坦)要容易。”Morgan自我安慰道。她接过资料箱,灵活地钻进了人群。西装女性如同珍稀动物,引得人们纷纷向她投去目光。

“没问题吗?”Eggsy担忧地问。

“Morgan毕业于诺兰德【注1】。”他的年长爱人简要道。

他们永远不必过于担心Morgan,这位高挑出众的美人很快就踩着高跟鞋折返回来,鉴于她身边多出两位海关工作人员,人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让路。“好了,先生。”她说。

Harry望向海关人员,他们向他点头示意:“两位先生?你们是特殊人员,请到这边来。”

办公室里的负责人是个年轻军官,他简单地做了自我介绍,一举一动展现出美国做派。“欢迎你们,Harry Unwin Hart先生,Gary Hart Unwin,以及……呃……”

“Morgan le Fay.”女士不耐烦地提醒道。

Eggsy在文件上看到了他的新名字,这使他愣了好一会儿。他看着Harry,绅士回以微笑,柔和地重复:“Gary Hart Unwin先生。如果你愿意,我们能称呼别的,比如侯爵夫人。”

另一边军官像是个新手,他无视了这边的窃窃私语,竟然在直接进入主题与讲客套话之中选择了后者:“Morgan女士……呃,Hart夫人,你们一家——”

“这两位绅士都是我的主人。”Morgan再次不耐烦地说,“请问您能提高点儿工作效率吗?”

她有效避免了接下来可能出现的一系列尴尬问题,军官受到语言上的迎头一击,尴尬地回到办公桌后一一翻看文件。Eggsy没有浏览过它们,他眯起眼去瞧,有几份特定使用红底金边或黑底金边的文件被军官放到一边,也有几份上面封着火漆印——应该是Hart家族的,他们使用的蜂蜡基本都是红色中掺杂大量金色,而盖出的纹案将毫不意外是雄鹿与繁杂的边饰、字母,正如他们的姓氏与高贵的背景;还有一个全黑的信封,大小像一份折叠成四分之一的《泰晤士报》。Eggsy很熟悉这个,它与所有他接受过的书面任务一样印着金色的圆形K。

“……非移民……特殊……”军官小声地读道。

Eggsy站在那,觉得自己无所事事。他不知道该把目光放在哪儿,这是一间单调的办公室,不像裁缝店的会议室那样华丽。这只是一间单调的办公室,桌椅、书籍、文件、箱子和一大堆文件夹。他觉得自己有点儿耳鸣,嗡嗡嗡嗡或者是拉长的一个高音节,两者交替侵扰,使他听不见附近的谈话声。

“Unwin先生?”

什么时候能结束?他漫无边际地想。

“Gary Unwin先生?”

Eggsy从远方被拉了回来,他停顿几秒,注意到军官正盯着他,文件都已经回到手提箱里去了。军官是要说结束语。

“欢迎你们来到美国,先生们,女士。”

 

美国分行不在华尔街,它的宏伟建筑座落在纽约那条第五大道上。魔法师十分贴心地帮他们搞定了一套位于富人区的房子、一辆不起眼的福特车以及新生活中所需要的一切,例如钱。在汇率大改之前,他已经完成了相当一部分,这使他们——不能说是赚到——握住了更多流失中的筹码并将之转化。Morgan很高兴房子已经被布置好,而她暂时有一个帮手。一个高挑优雅(似乎还有些奔放)的斯堪的纳维亚女孩,来自诺兰德。她像是能成为下一个Morgan的那种人。

“欢迎你们。”她欢快地迎接他们,英语里能够听出一点儿北欧口音。

“Hello?”Morgan说,把行李移到走廊边上,“我想你不是新的管家?”

“叫我Tilda。”女仆点头,“我是Bedivere的管家,现在为Heidi夫人服务。”

“这么说来你是四二年招的那个女孩。二十七岁?”

“二十七。”

Eggsy的视线在Tilda脸上停留了几秒。又是金发,他想,淡金色。但她让他想起了Daisy。然后他对她的关注就此为止。Eggsy的头向Harry的胸膛靠了靠,那儿传来强壮有力的心跳;也只是一会儿,闭了闭眼睛。然后他退出怀抱,找到行李箱中浅灰色的那只,将它扛上楼。“左边第一间。”Tilda对他大声说,他从善如流。蹬掉鞋子,把袜子卷成球放进鞋里,领带外套都到床脚去,最终他的衬衫大敞,穿着西装裤缩到床上。

他急需休息。

 

Harry用悲伤的眼神望着他,海军蓝西装正如色彩寓意的那般压抑。

“我的爱人,我的阿喀琉斯之踵,我的天使,”Harry凝重地说,“我将你放在我心理,永远无人能侵入那儿,除了你,我的——”

一颗子弹穿过他的额角,血在后脑散得像一株石蒜。

Eggsy想要尖叫,愤怒与悲伤深深蚀入四肢,扩散得飞快;可他不能,像被蜡封住了喉头,密不透风。他能做的、配合下意识而做的,就是回过头,看见枪口。

持枪人Matthew Aird。

“No!!!”

温暖的手掌轻轻摸他的脸,他睁眼看见了Harry,后者的褐发打着卷,茶棕色双眼正俯视自己。那只是个梦。

“噩梦?”Harry吻吻他的脸颊问。

Eggsy点头,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汗湿透了:“我睡了多久?”

“不久。”Harry说着伸手将他抱起来,“我们洗澡。”

水流落下时,Eggsy忘掉了这个梦。



TBC.

【注释】

1.诺兰德学院坐落在英格兰西南部的巴斯,1892年建校,是一所历史悠久的保姆学校,这所学校培养的学生工作能力过硬,被誉为“超级保姆”的摇篮。(来源:百度百科)



评论(6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