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半

“拥抱旧爱与新欢接吻。”

绅士管家 14 【哈蛋/CH2结束】

Notes:照例艾特又大又甜的我家某人 @sandwater 


——CH 2·【1939-1945】

8.

婚礼很顺利,Roxy非常美。而Paul跟她很相配。伴郎人数太多了,鼓掌声震耳欲聋。Daisy特别可爱,她一直黏着Matthew。Eggsy为这所有的所有而由衷欣慰,他总是回头看不远不近、有Morgan陪伴的Merlin。光头绅士就站在那,脸上带着淡淡笑意,那么冷静自然,就好像一切都已释怀。

Eggsy想起刚刚过去的夜晚,那个喝醉的Merlin。

 

年轻伴郎们终究没打起来,而Merlin一杯又一杯威士忌、伏特加和冰得刚刚好的琴酒,灌得自己神志不清。Harry和Eggsy把他架回了他们新的公寓里,清洁过后的Merlin发起了酒疯,他跑到花园里跳起了华尔兹,仿佛他牵着一位迷人舞伴,而花园是世界上最好的舞池。

“所以他不会轻易喝醉。”Harry在栏杆边支着下巴,从二楼的露台观望下来,“月光照得头真亮。”

“我后悔了。”Eggsy干脆地说,“有办法搞定他吗?我们不能就让他这么跳一晚上。”

“找人陪他跳一只完整的,随便什么。不过这招目前为止只有一个人起效,也是除了打麻醉药、镇静剂之外唯一的方法。”Harry悠闲得就差端一杯红酒了,“想想看都二十年了。”

“停止你的怀旧!你快点找人!”男孩在一楼吼道,“我打个电话给Roxy!”

“你犯了个小错误,my boy。”年长者一边回答一边摸向电话,“魔法师的华尔兹需要仙女来完成,而不是骑士。”

想想看都二十年了,那个Merlin喝醉的夜晚,现任Lancelot那会儿还只是个小姑娘呢。“这世界很奇妙,能携手相伴一生的常常是因为正确,而不是因为爱。”Harry放下电话后说,“我们是多么幸运啊。”

我们多么幸运。Eggsy承认这点,不过他要挑战一下现有的游戏规则,Harry教过他如何跳女步。这方面他还蛮有天赋的。在Harry劝阻无效之下他冲出去握住Merlin的手搭上对方的肩膀,把牛津鞋当成高跟鞋跳得铿锵有力,成为两个男人之间的行为艺术。

败得毫无悬念。第三轮时他终于挣掉了Merlin的手,从过猛的舞蹈里逃脱。他微微气喘地大声呼唤救星:“我操!Morgan呢?我感觉我在跳西班牙斗牛舞曲做配乐的迪斯科!”

“我劝过你了,Eggsy。”Harry坐在露台那漫不经心道,“弗利特街给Merlin评过‘银行家中的疯狂舞者’这一头衔。”

“所以Morgan人呢?她也醉了?”

“不,我被Gazelle缠住了。”

Harry给女士留了门,她像是刚刚脱了高跟鞋猛踩油门一路飞车来的,大波浪式的卷发就那么散在身后,胸前汹涌得让人两眼发直。拎着的高跟鞋往地上一放,纤细的脚一踩,Morgan找准舞曲(大概是存在于她和Merlin的脑海默契里)切换的时期切入了Merlin的独舞之中。Eggsy觉得他们此时正如玛丽罗兹酱【注1】与新鲜的芹菜根(原谅他舞后发晕的脑子)相遇,要碰撞出口感奇葩的滋味。

敞领绅士与火辣淑女像狂风暴雨搅合般热烈又迅疾地迈着舞步,裙裾如旋转的刀锋又如娇艳的火苗,舞姿优美凌厉。Eggsy瞠目结舌:“Harry,你确定这眼花缭乱的发癫有用?”

“不,我不确定。”他的伴侣冷静道。

相比于Eggsy的被动,女士很快主导了Merlin。不负众望的Morgan最终成功压制发疯的军需官,在尾声狠狠甩了他一巴掌,两个人的舞蹈旋即而止。“交给你啦,先生。”她喘着气说,把茫然的Merlin扯回了起居室。

而后相安无事。

 

“你在想什么,Eggsy?”Harry打断了他的回忆,新婚夫妻正在牧师面前完成誓言之吻。

“你说得没错,”他弯下腰抱起小淑女Daisy,“最终成为伴侣的人,往往是因为正确,而不是爱。”

 

“心还很疼?”Morgan扶了扶海军蓝女士宽边帽,上面的鲜绿色丝质花特别显眼。她心情平静地注目牧师面前的新娘,人们鼓起掌,喝彩欢呼此起彼伏,浪潮般吞噬她的声音,“她真是个美丽的孩子,Paul很幸运。”

“坦白说,我不知道。”军需官慢慢地吐出单词,似乎在寻找最恰当的词句,“但我感到高兴。”

他真的感到高兴,为步入幸福婚姻的Roxy感到高兴。她穿着那么有意义的圣洁婚纱,手执花束,漂亮得像陷入恋爱的维纳斯;她的丈夫Paul Clarke英俊、年轻有为而风度翩翩,并且深爱她。军需官感到高兴,酒精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大醉一场后,它从他心脏里稍微抽取了一些东西。他无法否认他依然爱她,也不能完全释怀,但他终于愿意让她拥抱与另一个男人共有的幸福。

“你放过了你自己。”Morgan说。

人们的喧闹并未平息,新娘矫健地爬上了高台,向所有人挥舞手中纯白的花束,示意她将要抛出它了,要抛出最诚挚的祝福了。“听着,Eggsy!”她用力地大喊,“还有Harry!你们这两个幸运混蛋,那么幸福就不要过来凑热闹!到一边去!”

“这不公平,Rox!”Eggsy大笑着比出一个中指,“我可要帮Daisy抢!”

“Paul抓住他!”Roxy指挥她的丈夫,就像在布洛肯赫斯特那会儿,“我要抛了!”

Merlin的视线一一掠过宾客们,年轻人们闹腾着要抢花,新人的家人们则靠在一边儿权当雕塑。他还意识到他的同事们连同管家——是说单身的那群人——并没有加入,他们满脸心知肚明的神色,相互谈笑风生。

“三点钟方向,Merlin。”Morgan突然换了一种命令式口吻。

他反射性地照做了,顺利接到一捧柔软、散发清香的物体。那群事不关己的人又换成一脸计划成功的表情,大力击掌相庆。

是那捧意味着祝福的捧花,Roxy是对着他抛的。

Merlin望了望花束,又抬头愕然地看着新娘。她迎着光芒那么光彩夺目。“接到花的那位绅士,”Roxy有模有样地模仿严肃的牧师,“致予你,我们最真切的祝福,一切都将过去,永远有人等待你。——现在,我永远爱你们(You)。”

军需官捧花的双手发抖,视线中他的女孩渐渐成为模糊的影像。他流下了滚烫的眼泪。

 

“办一场婚礼哭了一群人。”

Eggsy感叹道。婚礼过后是草地上的茶会,他从一些奇怪、轻蔑的眼神中开溜。毕竟能接受同性恋的人,Kings’的人数是个奇迹,其他地方可没多少个。他和Harry可能在刚刚过去的几小时内太高调了。

“你怎么不去哭一圈?”

“你要是去,我就去。”

“不,我怎么可能这么干?”

“所以,V先生,自己不跳的坑不能把别人踹进去。”Eggsy认真地教导隔壁V-G的老板,“说起来,你家大楼夷为平地时你哭了吗?”

Valentine懒洋洋地抬起眼皮:“我像是在乎那点钱的人吗?——不说这个。我跟你讲,我发现工人靴和背带工装短裤搭配超赞。”

“那酷毙了!”男孩的双眼发亮,他兴致勃勃地晃着半块曲奇饼凑到黑先生那儿,“我前几天看到有人这么穿,他还戴着一顶棕黄色鸭舌帽!”

“你值得一试!”

Amelia端着茶杯看Gazelle:“他们在讨论什么?”

“你们觉得糟糕透顶的服装品味。”

“Harry没有更正吗?”Amelia又问另一边的Morgan。

“曾经有。”女士说,“所以Eggsy现在拥有两种审美观。但是先生已经学会了‘只要Eggsy认为好看就好看’的自我安慰秘籍。”

“Roxy呢?”

Morgan面不改色:“我不知道。”

“Valentine先生呢?”Amelia不熟悉他,“被Eggsy同化了吗?”

“事实上,”Gazelle回答,“自他雇用我开始,我没见过有人比他的审美更‘酷’——除了Eggsy。”

“Eggsy什么?”

Harry从她们背后冒出来,他换回了鸽灰西装,赢得了一片单身女性的芳心。

“您成功逃出女性饥渴圈了?要不要来杯茶?”Morgan及时地说。

“不用,谢谢,Morgan。”Harry轻轻皱眉,显现几分担忧,“我很惊讶还有这么多优秀的女性是单身,而她们竟能将我亲爱的Eggsy忘在一边。我一直认为,我国女性——尤其贵族——了解如何察言观色。在她们扑向Eggsy之前我得带他走,其他的就交给你了,Morgan。”

他抱歉地打断了关于独特审美的对话,牵起男孩的手:“我昨天说过要邀请你的,已经四点了,希望你不介意太迟。”

“永远不迟。”Eggsy含情脉脉地凝视他。

 

“对不起,我能吐他们一身鸡蛋布丁渣渣吗?”Amelia问Morgan。

 

“我本想进入西敏寺。”Harry说,“但是错失良机。”

Eggsy只有任务时进过教堂,那些时候他也毫无心思去打量它们。同样的,他没有为自己手上血腥赎罪或惭愧的需求。他发现教堂与想象中不太一样,与其说是圣洁庄重,倒不如说是另一种奢华古老。Harry带他去的教堂外种了几圈菖蒲还有月季,走进去他看见了漆黑的烛灯,斑驳琉璃,如脊背蜿蜒深沉的浮雕。内在比外表更浮华,像一个内敛的外壳下装载磅礴的血液和内脏。

他被迷住了。

男孩小心翼翼地走过脚下似乎各备故事的古老地砖,手指如蒙神恩般轻轻地、畏惧地拂过长椅。缩放版的教堂雕塑被放置在一个石台上,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它,犹如望着商店橱窗的孩子;而身侧巨大白烛的火光映在他眼里,明明灭灭,浮浮沉沉,燃起灰绿之下一个又一个秘密。那些岁月酿就醇香的明丽寸寸缠绕,男孩着魔一般,忽然屏住呼吸。

他也站在走廊尽头,目光透过穹顶之窗洋洋洒洒,穿过点点细尘,极尽所能地抚慰他。男孩的头发是那样耀眼的金色,眼睛则是世上最珍贵的金灰色宝石。

他就是天使。

Harry为之疯狂的难聚,Harry的阿喀琉斯之踵。

“我继承了侯爵的称号。”绅士打破安静说,“没人能约束我,没有人。”

Eggsy眨了眨眼,睫毛像金色的缎羽。

“没有证婚人,没有宾客,”Harry向他走去,“没有礼服,没有宴会,只有你和我,但绅士应当完成他的求婚。”

他的手心躺着两枚银色戒指,那里面会镌刻着Hart家世代的爱情故事。

“亲爱的Gary Unwin先生,您愿意接受姓氏Hart,并成为侯爵夫人吗?”


——

【注释】

1.玛丽罗兹醬。用蛋黄酱和番茄酱混合调制的醬,与海鲜相配。

TBC.

【CH2】结束


评论(2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