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半

“拥抱旧爱与新欢接吻。”

绅士管家 12 【哈蛋】

Notes:艾特俺家大甜橘/橙 @sandwater

我万万没想到这一大章的后面被我分得每节三四千字(。 稀少得可怜,更别提最后一节才一千字(心疼了我的稿子一秒钟(丢掉 

来 跟我一起心疼梅林 (梅摩没有CP(。

很好,以后多更我就很有理由了。  11 here



——CH 2 ·【1939-1945】

7.

春季过去一半之后,Eggsy从断断续续的高烧中清醒过来。断骨和伤口都在回家的那天被赶回来的Morgan处理过,到现在都恢复良好。Harry很高兴男孩在躺床过程里胖了回来,而身上已好的伤口也没有留下多明显的疤痕,而唯一让他不怎么宽心的是Merlin。

这源于刚刚从漫长梦境中离开的Eggsy。他在被救的那天醒来过,没见到Harry的帅绝人寡,只记住了从地下室出来一身血且手握双刀的Merlin。军需官把Jean Ravel以外的人杀了个精光,自己则伤到了肩胛骨。“他妈的是个制裁天使。”Eggsy这么评价,然后摸了把Harry几个月没理过的胡须和头发,笑得像只无害单纯的猫,“倒是你,Harry,毛茸茸得像头熊。”

Harry的目光越过男孩丢向窗边的军需官,锋利得能把后者身上所有毛发都刮得像他头那么干净。

“你们慢聊,我去看看报告。”Merlin摇摇头。

“Morgan想跟你谈谈,Merlin。你不能一直躲着她,庄园再大你们也会碰见的。”Harry提醒准备离开的挚友。

“我会的。”

Eggsy的视线来回移动,他现在还行,没有失忆没有变傻也没有残疾,只是还要躺一段时间。可能会忘记如何走路。“Merlin跟Morgan怎么了?”他茫然地问,这几年他一直接任务出任务,两点一线。

“她爱Merlin。”Harry简单地说,“她的代号还是Merlin给的。”

“我之前很好奇她是不是就叫Morgan le Fay来着,按照剧情,他们应该有过恋情。”

“不是。Merlin的心上人是Roxy。”

男孩怔了好一会儿,他还没恢复到能一次接受三条重要消息的程度。“所以……现在——”他舔了舔上唇。

“不完整的三角恋。”Harry帮他补充完整,决定换个话题,“早上Merlin已经跟你讲了整件事,你还记得我崩掉了Chester King吗?所以这个答案是否能为我赢得满分,my boy?”

“当然。”Eggsy的耳根红起来。光是听Merlin口述的非添油加醋版本已经令他脸红心跳,他并没想到Harry会如此失控,充满暴戾的美感。没什么比这回答更加完美。但有一点——“Matthew怎么办?”

Harry吻他,胡须蹭得他脸颊发痒:“我会以我们的名义资助他。不过根据银行对于董事和管家的规定之一:‘Kingsman及Kings’ Butler不得向其资助的受益人透露自己资助人的身份’。整个过程会被记入Kingsman档案室。我想先告诉你这点。”

“是说必须?”

“无论什么情况,因为有时候它会与另一条规定‘任何成员不得干涉政治’相抵触。”

Eggsy伸手去搂伴侣的脖子,他们的额头贴在一块儿:“当然了,你知道我嘴很严。”

“除了接吻对吗?”绅士温和地提出质疑。

“Harry Hart你真是个该死的花花公子。”

“毕竟对你的眼睛和嘴唇,我摇摆不定。”

男孩有点招架不住,毕竟甜言蜜语的Harry让人相当难抵抗。他感到脸上发烫,想躲开那双深情款款的茶棕色眼睛,但绅士捏住他的下巴,将刚才的对话付诸实践,用灵巧的舌头顶开男孩很严的嘴,游刃有余地索取自己想要的味道。男孩只能盯着对方深陷的眼窝与轻阖的双眼,任由对方与强烈的满足在口中横冲直撞。

他们有差不多三年没要过彼此了,Eggsy回想起自己生疏的自慰和Harry温暖的身体,感觉到不受控制的燥热。他需要Harry进入他,粗暴地索要,让Harry用老二把自己狠狠钉在床上。

但往往事与愿违。

“哇噢,我来的不是时候。”Harry的手快要滑入Eggsy衣服内的关键时刻,他的同事挨着手推餐车打断了他们。Gawvain,Eggsy没见过他,于是他朝男孩优雅地行礼并自我介绍,“午好,Eggsy,我是Gawvain,Harry Hart的邻居。”

对,他们小时候的假期里住在同一片区域,一个山顶一个山脚。Harry侧脸睥睨:“你在那儿多久了?”

“刚到。”Gawvain把餐车推过来,“帮Sloane减轻工作负担,顺便认识下把我们伟大的新Arthur迷得神魂颠倒的公主殿下,还有帮Morgan传达几句话——你的午餐,男孩。”他对Eggsy说,忽视了Harry类似于要决斗的视线,“炖肉双素【注1】。没有你想要的香肠卷和烤杂排,Sloane认为你还不适合吃这些。他还给你准备了十字面包。”

男孩露出一脸反胃的表情,Gawvain权当他没有异议,接着骑士看向了Harry:“Morgan让我提醒你:Eggsy还不适合任何床上双人运动,温柔的也不行。”

“Gawvain,我手上有个前往印度的任务。”Harry警告道。

“关我什么事?”骑士嘟囔着决定跑路,“再见,Ga—Arthur。”

 

Harry用反锁把闲杂人等都拒之门外。

“他还没习惯你的新代号。”Eggsy一边用勺子挖炖肉一边说,“新王,新Arthur,Galahad怎么办?”

“不用多久他们就会习惯的。”绅士摸了摸自己满脸的毛发,决定过会儿去清理干净,“战后就会选新的管家,除了Bedivere以外的代号都有活着的继承人,本来你将是Galahad,”Eggsy疑惑地皱眉,摇摇头,“但现在不是了。新的Galahad我过段时间跟你一起挑。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兼任骑士和我的管家。”

“我不会让其他男孩来给你夜间服务的好吗?”Eggsy恶狠狠地说,“但是我也不想进入董事会,那好像很烦。难道我是Geraint?”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Merlin将接任行长一职,你跟着我就可以。”Harry可怕的溺爱塞爆了口吻,“但你不会是Geraint,Eggsy。依据我们的关系,Kingsman决定了你将是下一任Guinevere。”

“我操?”Eggsy差点跳起来,“这意味我和Roxy还有精神上婚外恋咯?”

“那只是传说,亲爱的。对外我们叫你G,没关系的。”

“我宁愿要Galahad……对外还是说我是你的管家比较好……”男孩抱怨道,沙哑的声音不具有威力。他挖起一大勺像烂泥的炖肉塞进嘴里,把脸颊撑满,如同一只吃了满嘴松果的松鼠。而Harry带着自己的胡须微笑,指尖轻轻搔刮他鼓鼓的脸颊,国王与他心爱的王后,就这样。

Eggsy吃得不算仓促,虽然他很饿。他之前饿了太久,营养剂和几个月的流食让他苦不堪言,但他不想为了抵消饥饿而狼吞虎咽,那会搞坏他的胃的。土豆(它也是像一坨酱泥)混着炖肉被他细细咀嚼,喉头微微一动,将它们如饮水般咽进腹中。Eggsy似乎沉浸在进食中,双眼放空,Harry的深情宠溺都化作空气里的尘埃。

“Arthur.”最后他呓语,勺子戳在土豆之外的另一种素泥里,“你成了Arthur。”

“对。”

“可你得到美国去。”Eggsy看着他,“不管总部,不管家族,到你从没去过的国家。你为什么要答应?”

“我别无他法,Eggsy。”

“你明明可以不承认的。只要你否认就好,而且你离开了Kings’,不是更容易让MI5得手吗?”

“我相信Merlin,他会避免这些事情的发生。”

“但是我们……这犯法,Har——”

Harry捂住他的嘴,虽然那上面有一堆食物的油。

“Eggsy,我不想否认我爱你,对任何人都不想,更何况是这种理由。”年长的爱人诚恳地说,“我差点再一次失去你,你知道。我不希望你受伤,也不希望你离开我。尽管这个社会与它的条律认为我们是疯子,是精神病,是背德者,它们将我们列为罪人,那是它们的事情。我们还拥有话语权。我爱你,Eggsy,我和我的爱人只需要被我们自己认可,任何性别的爱情都令人骄傲,没有必要去遮掩它。只要我有能力对抗这一法律,就这一法律,世人的眼光没什么可怕的。我深爱你,这只会带来光明。”

Eggsy紧紧注视着Harry,他眼角泛红。

“Kings’将不会再有除了有关银行利益外的特工任务,它将会是一间改革完成后的年轻化银行,不属于国家任何机构的Kingsman。”Harry移开了他按在Eggsy嘴上的手,而眼泪在男孩眼眶里打转,“我会带你前往美国,男孩。我们一起。我不是国王,没有留守在国家的必要;我曾经是军官、是特工,但战争快要结束了,我必须保护的只有我的爱人。亲爱的,没什么比你更重要。”

男孩露出笑容,同时流下那些难以言喻的眼泪:“你得不介意我不是个完美的绅士。”

“不介意。”Harry答得飞快,“或许你永远不会成为,但没关系。当你勇敢地战斗与恪守原则时,你就是真正的绅士。Michelle会很高兴的,她的儿子如此优秀,就像她一定有过的期望。”

Eggsy张了张嘴,气流没夹带半点儿声音。

他无声地、好好地哭了一场,就像他小时候做的那样。

 

“是的,你已经拒绝我了!”

女士激烈地回答。她面对Merlin,两人之间硝烟弥漫。Gawvain刚下楼来就在一楼的书房撞见这一幕,他大吃一惊。正如第一次见到Harry暴怒,他也是第一见到Morgan和Merlin两个长期平静的人争吵的模样。尽管当事人们都将他视作空气,但Gawvain仍决定离开,无论是否关乎工作,此房都不宜久留。

“Merlin,我非常质疑你的性别。”

这话就让Gawvain目瞪口呆了,于是他佯装找书跑到一边,必要时还来得及出手。这两个人也没有当他面收敛的打算。

“难道我还要抢婚?”Merlin恼火地说,“去抓住Roxy说‘抱歉跟我走’?那这几年她和那个军官算什么?我之前已经错过了,你以为我没试过别的方法?她把戒指退回了七次!Morgan,已经没有了,你不应该跟我一样。”

“我做不到,Merlin。”Morgan嘲笑般说,“事实上我已经跟Roxy聊过了,她认为你该放下,重新选择。”

“我也做不到。”军需官干脆地说。

Morgan被呛到了。她深吸一口气,停顿一会儿后继续:“我跟Roxy都有一个同样的问题:你当初为什么给我代号,要知道管家没有代号,也从来没有人的代号叫Morgan le Fay。”

Merlin沉默。

“这点幻想让我忘掉了本来的名字,十几年。或者几十年。”女士失望地说,“我不是个传说,Merlin,然而我为它执迷不悟了太久。如果这是持久战,你赢了。”

“抱歉,Morgan。”

“Ex…Excuse me?”Gawvain适时破坏了基本形成的歉疚氛围,“什么情况?”

女士瞪了他一眼:“Lancelot要结婚了。”

Gawvain又目瞪口呆了一会儿:“以Lancelot的名义?Percival怎么办?”

“以Roxanne Morton的名义,”这次换了Merlin失落的回答,“Percival将是证婚人。”


TBC. 


【注释】

1.炖肉双素。如名,传统英国菜,双素之一为土豆。


评论(1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