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半

“拥抱旧爱与新欢接吻。”

三省联考前我吃了一嘴刀

这就是Title你没看错。
Then...全部挂科(。
接下来三周我还有一场省调研一场口语高考一场市级模拟,对,没有假期……

Good Luck.


——

Eggsy站在威斯敏斯特区一所教堂前庭外边的街道上,双手交握那顶不怎么适合他的黑色高顶礼帽,置于身前。他消瘦许多,站在树荫里深深垂首,没人能认得出他。Roxy搀着他,黑纱从帽檐垂落盖住了面孔。两个一身素黑的人,就像两个再普通不过的哀悼宾客。
他们的挚友Merlin没有亲自到场,但骑士们很清楚他此时应该在某一暗处,举起他最不屑一顾的雕花水晶杯,盛上最好的酒,独自向牺牲的故友致敬。
去他的马克杯,去他的1815白兰地。

送葬的队伍即将离开教堂,到墓园里去。那些身份地位受人尊敬的宾客鱼贯而出,成为打头的群体。
而Eggsy只能远远旁观。

“葬礼只允许家人和受邀宾客参加。很遗憾,您不在名单上,Unwin先生。”
您不在名单上,Unwin先生。
尽管结婚许可上他有一个名字,Gary Unwin-Hart。

Eggsy从没想过Harry会真的死去。
他怀着侥幸心理与痛苦煎熬在每一日里。被爆头的人不一定都会死,没有找到尸体或许就意味着生存。何况对方是他的拯救者,他的导师,他的丈夫。他们当初坠入爱河那么迅速,甚至还不用再进一步的了解就领了结婚许可。即使Harry回来收拾烂摊子,他也不会真的对Eggsy做什么。他依然会保护他,教导他,爱他。别无他法。
Eggsy设想过很多可能性,在没有任务的每时每刻每分每秒。
他想过任务中千钧一发之际,Harry会出现将他抱在怀里然后帅气地完成拯救行动。
他想过可能早上起来要出去遛狗时,一开门见到Harry在门口说自己冷死了能不能回家。
他想过突然有一场全体会议公布新Arthur,Harry会优雅地走进来给他一个拥抱说我就是。
他想过Harry可能失忆了,然后他们会再度相遇,这次换Eggsy来拯救他。
他想过自己喝多了Harry会突然出现骂他说只是休养一段时间他就对自己不负责任了。
他想过要是哪天自己结婚了,Harry会来抢婚。
他想过……

Eggsy只是从没想过Harry是被他家族带走的,他甚至都没想过Harry姓氏上意味的那个家族。绅士看起来就像是唯一的贵族末裔,没有任何尊贵亲缘尚在人世。他一向独来独往,人脉建立在Kingsman基础上。
他也没想过那一枪真的致Harry于死地,这位绅士不会再回来了。
永远不回来了。
就像Eggsy未来某一天那样。

消息是Merlin通知给全体的。军需官与其他五位骑士都是受邀宾客,包括Roxy-Lancelot。但他们都拒绝出席。
不是对不起Harry,只是抗议那个家族否决了Eggsy。
只是Roxy陪Eggsy藏在人群外。
她在一个宾客身上偷装了窃听器,在墓园满地青翠时,所有声音都会传达给Kingsman全体。

牧师慢慢念着Harry的荣誉,那些虚无缥缈换不回Harry的东西。
“我们尊贵的伯爵,Harry Hart,他永远离我们而去了……”
这一句话截断了Eggsy一切平静,Roxy抬头看他。
他凝视着白色棺木,嘴唇微微颤抖,一点点地苍白下去。
眼泪始终没有掉下来。

“Eggsy?”
“……”
“Gary?”
“……”
“Galahad?”
“Um?”
“Eggsy?”
“……”
“Galahad.”
“Sorry,Lancelot?”

Roxy知道,他们还会再失去一些人。

END.

评论(2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