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半

“拥抱旧爱与新欢接吻。”

The Ring

Rating:PG
Warnings:OOC
它曾经是篇原创。Eggsy不是渣男。
刀。

——

“Hi.”

我代替了我下属来陪伴临终护理区的一千二百二十五号这位先生。他面色苍白,因为病痛,身体显得干枯消瘦,眼睛不带光泽(就像病房外行走的护理机器人的玻璃球眼睛)——他失明了。看起来还很俊朗,带种病态美感。他有七十多岁,却像五十的绅士。
这是一个特殊的病人,来自三个世纪以前。是那个时代的管理员动用特权转移过来的。

“你有一把好嗓子。我曾经也听到过这样的声音,不过记得不清楚了。老年人的记忆总是这样。”他说,他的名字是Harry Hart,“很年轻的声音。噢……那个人叫Eggsy。应该说是Gary Unwin。他曾经负责监管我们那个世纪——二十一世纪。”
“我认识他。”我说。
“他应该是现在这个时代的人。好啦,今天你来看护我吗?不过我不想治了,”他笑了,没人能磨灭他与生俱来的优雅,“我一直在等这个年轻人。不过二十年了,没有等到他,反而等了一场病。”
“你要坐起来吗?病床可以控制。”我说。
“谢谢,现在就很好。”


每一天都有人失踪。原因千奇百怪。
有将近六成被找到的失踪人口是尸体。年总数的大体上是有十万分之一的人被时间管理局收纳,并且严厉处理跨时间扰乱秩序的人。
Harry是其中一员。香港警方记录他最后出现的地方是Sun Street,外国人,英籍。他是局里少有的几个会说粤语的外国人,搭档是英国人Merlin。他本来是自己时间的特工,像经典故事007一样游走在任务里。
结果他被错误地转移到了三个世纪后。但不要紧,一个绅士特工到哪儿都能派上用场。更重要的是,他的军需官Merlin也掉到这里了。
见到Eggsy是因为一场爆炸,Harry也会有失手的时候。
他终于醒来之后,这个年轻人(事实上,还是他的直属上司)徘徊在他床边,那双漂亮的灰绿色眼睛在投射进来的阳光下熠熠生辉。年轻人带着急躁的神色,金棕色的头发乱糟糟的;他穿得很街头,如果不是帽子上的局徽,Harry会以为他走错地方。
“早安,年轻人。”他说。
“God.你醒了!”年轻人几乎是扑过来,“你要吓死我了!”
“……请问你是哪位?”Harry发誓他们绝对不认识。
“Eggsy Unwin...不对,Gary Unwin。”年轻人松了口气,“可以叫我Eggsy。我是监管二十一世纪的,你由我负责。”他顿了顿,想要说什么,又嗫嚅着咽回去,“你作为执行员在别的世纪出事我会完蛋的,他们超看好你。”
Harry有点晕:“他们?”
“裁决会,Chester King很看重你。所以,”Eggsy耳根慢慢红起来,“我决定把你和Merlin都调到我身边的秘书团里去。”


“秘书团至少有四十个人。”我说,“他好像只有二十六岁,当时。很年轻,难以想象他已经坐在这么高的职位上。”
Harry微笑了一下。可能是我的错觉,他无神的眼睛里氤氲了光辉。
“我不知道。”他宠溺道,仿佛谈论珍宝,“但他绝对有这个能力。”


“Harry,你真是个花花公子。”Merlin还是Harry的搭档。收工后他们总会到顶层酒吧拼两杯。
他们已经在秘书团待了半年了。Harry常常见到Eggsy,偶然有几次代人送资料给年轻人,敲门进去后常看到对方戴着眼镜,专心致志地处理工作。那时的男孩因专注而光芒万丈,他糟糕的服装品味完全可以被忽视。当然也有穿得一本正经的时候,Harry会在那上面发现自己的影子。
Harry要了杯Martini,笑了笑:“我不记得我有符合这个称号的举动。”
Merlin大力拍他肩膀:“有几次你跟Eggsy并肩,半个走廊女孩儿都望你们。还有男孩儿。第二日你上了局里面的好感榜前十咯。你让我怎么找女朋友?”Merlin喝多两杯白兰地,又用力地搂住Harry的肩。
“关我什么事?”Harry挑挑眉。
“全都盯着你。”Merlin看了眼酒保,“一杯Moscow Mule。”
“我不知道你会喜欢这个酒。”Harry漫不经心道,“你放心。I am gay.”
“我该离你远点。不过这个我应该知道的?”
“可能。”Harry心平气和地回答。
“Excuse me.”
绅士抿了口酒,目光落在吧台上:“我不知道你变得这么有礼貌了,Eggsy。”
Eggsy可能喝高了,他酒量一般:“Hey,别跟我讲操蛋的礼貌。Harry,我想睡你。”
Merlin有点目瞪口呆,很快他开始笑,笑得毁尽形象,笑得差点翘掉。Harry停了停,他一定听见自己的心脏准备中风。
男孩就这么认认真真盯着他,酒精抹着脸。
“乐意至极。”
Harry确认了一些细节,关于他和Eggsy。他清醒地给了男孩一个能够致人死地的深吻。


虽然是好事。


“局里明令禁止不同时间的人拍拖。这是找死啊。”我耸耸肩,确保我的声音没有变调。
“所以他走了。”Harry冷静地说,“在纸终于包不住火时,他离开了。”
我停顿了一会儿:“其实他是对的。因为他很爱你,这样能保住你的命。条令上只要没被搜查司抓到明证就可以。而执行司只杀两个人中属于过去的那个。只要不在一起你就安然无恙。”
“可我那时不知道。”
Harry的头歪向窗户那边,虽然他什么也看不见。
“这会让我恨很久。”


Eggsy不见了。一切关于这个年轻人的都不见了,包括气息,包括工作。
Harry的任务开始暴戾。他参与的任务没有失败的,因为与目标有关的所有生物都会被屠杀。
他的Boss换了人,他的搭档还是Merlin。
Merlin也变得沉默。很快他辞职了。
Harry在等Eggsy,也在恨男孩。他没有能力也不可能进入其他时间去找他,但Eggsy可以四处去。
然后Harry失明了。没有为什么。


“你其实可以当Eggsy死了的。毕竟没人追究你,只要你们不在一起。”我说,“不至于这样。他也很痛苦。”
Harry摇摇头:“所以我只剩下力气去爱他,我们都迫不得已。”
我无言以对。
这是我听过你那优雅的情话里最伤感的一句。
“事实上,Eggsy去哪了?”Harry问。
“调回总局了,职位下调了一点。不过后来很快又上去了。但是终生禁止直接参与时间管理。”我简单地总结,我有点冷。
“他现在怎么样?”
“一个人。”
略略一停。
“Eggsy其实很爱你的,你要知道。”
“我知道。”绅士说。
“他现在爱穿西装,看起来像你一样,一把伞,右手上的戒指,眼镜。他彬彬有礼,沉稳优雅,像过去的你一样受欢迎。说真的,他现在快五十了,常常有过去的人叫他Hart先生。他的档案也确实改成了Gary Unwin-Hart。”
“你很了解他。我还告诉他‘绅士喜怒不形于色,要克制’,”他心不在焉似的,“那么可以告诉我他当初为何会选我?我只是一个老年人。”
“一见钟情。”我笃定地说,“你进入局里的过程是他全程监管的。这些全局都知道,是个出名的爱情故事。”
“执行司没有拜访我的花园。”
“没有明证。”

第二天下属还未返工,于是我不得不继续代替他。但那间特殊病房没人了,门口的光屏上显示清扫中。我选择了声控打扰。
护士出来看了我一眼,说:“Hart先生今天早上被发现自杀了——他的病也撑不了很久。”
我看着她。
这是个年轻女孩,应该刚上任。
她会懂得我的目光。
“他走得很安静,过量安眠药。”护士低声说,“对不起,我失职了。”
我点点头。
什么都没有了。
“对了,Hart先生留下了一个戒指。我刚刚让人送到您办公室去了,是Hart先生留言要求的。我们已经派人检查过它了。”
“金色戒指?”
“不是,银色的戒环。上面还刻着您的姓氏呢,Unwin-Hart。是您的吧?”

“长官,您怎么哭了?”
她又问我。


[END]

评论(1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