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半

“拥抱旧爱与新欢接吻。”

【KSM/哈蛋/AU】当你在阅读我

 @葱开开 开开!我来补生贺啦!

 

满满的爱意抛给你

 

——

 

“我预定了一本书,要自己去取。”Mr. Unwin对他的妹妹说。

 

这是一个一如既往的早晨,玩偶店的店长先生拉开餐厅里淡黄色的窗帘,煎土豆与鸡蛋饼的香味将家里的小女孩从倦意里唤醒。窗外的矮树上已有鸟啼,而他们的狗在栅栏旁边徘徊。绿玫瑰和细蔓占据了那些深棕色的木板,间或冒出几丛山茶;当它们盛开时,低处的纯白的柔软花瓣总会被狗撞散。店长先生的可爱小姐已经十一岁了,对着山茶盛开,她会大声朗读茶花女的故事。

 

“我会在家里。”她接过自己的那一杯热牛奶,“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我不确定。不过我保证和你共进晚餐,亲爱的。”年轻男人微笑回答,“晚上可以拜托你做饭等我回来吗?”

 

“没有问题,Eggsy。”小女孩总是直接称呼他的昵称。他们的父母在几年前就因为意外而去陪伴上帝了,比她年长十五岁的Mr. Unwin不得不辍学经营父母留下的玩偶店。“你回来后可以告诉我书里的内容吗?”她注视着哥哥漂亮的灰绿色眼睛。

 

“恐怕不行,但我会准备一些别的故事给你,Daisy。”

 

当他出门时,干净的灰色上衣和黑色长裤包裹着健壮的身体,平时乱糟糟的棕色头发现在稍微打理了。就像准备去见心仪的女孩。“你会带个女孩回家吗?”Daisy问。

 

“不会的。但是我想Harry会来与我们一起共进晚餐。”

 

他预定了一本书,要自己去取。那本书不是个女孩。

 

 

 

在布莱顿码头附近的公园里,每个周末都会有许多居民在那。他们大多是两人成伴,一人眉飞色舞或平淡从容地说着什么,一人安静地倾听,偶尔说上几句。他们大部分是素不相识的。

 

一个人是书,内容是他愿意分享出来的关于自己的经历;而另一个人是阅读者。

 

这是“真人书”,有时候,它会带来意料外的惊喜。

 

愿意被阅读的人们会在网上或固定的地点接受预定,然后在统一的时间见面。一本“书”一周只能被借一次。Eggsy幸运地约到了伦敦King's 剧院的首席大提琴手,他并不喜欢交响乐,但他对这个叫Harry Hart的大提琴手很有兴趣。

 

Harry在最近的两个月里常常造访Eggsy的玩偶店,与年轻人交谈,给Daisy讲故事,在时间无声无息流走大部分后让兄妹为他挑选一个玩偶,再从容离开。他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中年绅士,三件套一丝不苟,牛津鞋漆面光滑可鉴。

 

Eggsy猜想他拥有一个美好的家庭,漂亮的女儿,和谐完美得不会有多事者去说三道四。

 

可年轻人依然无法自拔地陷了进去,在这之前,他从没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

 

所以能阅读就够了。

 

在各式各样的人中找到一个西装革履的优雅绅士挺难,因为这样的见面里许多人都会郑重其事。Eggsy躺倒在草坪上,其实他提前太早了,现在才八点半,而读书时间在九点。不过公园里已经有不少人,音乐系的学生们在向路人表演,甚至邀请过路者,一同为这段美妙时光配上悠扬乐曲。无人争吵,只有平和里被轻轻抖落的往事,像羽毛一样轻盈。

 

俊朗的面孔闯进Eggsy的视线里,遮去了阳光。随之优雅的气质使年轻人再度要命地着迷。他看见过于薄削的嘴唇恰到好处地弯起一点儿,听见沉着悦耳的高贵口音有意无意地挑弄神经:“噢真抱歉,我迟到了。希望你不会介意,Eggsy。”

 

“你来得很早。”Eggsy眨了眨眼,没有坐起来,“这个活动棒极了。上个星期你被谁读了,Harry?”

 

“今天是第一次。”绅士撑开他不离身的黑伞,弯腰放在草坪上;他跟着躺了下来,与Eggsy并排挨得很紧。伞正好为两人遮挡了刺目的阳光。“我一直认为,躺着读书对眼睛是一种很糟的姿势。”

 

“可你也戴着眼镜。”年轻人笑出声,“今天可以闭着眼读书了。我不敢相信我能约到一本叫Harry Hart的书,剧院里羡慕我的人会有多少?”

 

“大概能组成半个交响乐团。”Harry接着话尾,“你想读点什么?”

 

Eggsy闭上眼睛:“书得自己决定自己的内容,可别让我睡着啊,先生。”

 

“你不会的。”

 

Harry温和地说。大提琴手一向锐利的视线在他身上游离,半晌,目光柔化下来。他们翻开了第一页。

 

 

 

在剧院这条线上,没人会不知道Harry Hart和他无一例外由温文尔雅的绅士淑女组成的团队。他们简直是个传奇,用了很短时间就扳倒了原来那位Chester King的地位。名为King's 的剧院对于剧团们的吸引力,虽不如百老汇那一线的,但显然不输于维也纳金色大厅对于中国音乐家们的吸引力。当然要求更加严格。这为剧院的良好口碑打下了基础。

 

不过在Harry四十多年的人生里,按常理出牌是他最不常考虑的方式。比如说,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而留言后失踪,过了一段时间回来,背着大提琴加入了剧院的自有乐团,以一个经常solo、让女人甚至男人都沉迷的大提琴手形象为更多人所知。

 

“别告诉我,你用了几个月就把大提琴学成了。”代理老板Merlin看着突飞猛进的业绩感叹。

 

“我曾经学过。”

 

但他对一切都控制得很好,包括精神需求也包括生理需求。他是个单身男人。

 

三个月前他们的首席小提琴手Roxy抱回一个漂亮的玩偶,它穿着抽象主义风格的服饰,极具现代时尚感。起初它并没有引起Harry的注意,直到过了一个月,他的贵族朋友带着女儿来访,出于礼貌,他得送个见面礼给素未谋面的小女孩。玩偶在员工办公区域里太显眼了,而他终于注意到了它。

 

“法国玩偶,缺点在于灵活性差,只能当个摆饰。”Roxy从女式皮夹里翻出了一张卡片,“不过伦敦有经销商。我想你需要这个,老板。”

 

只有地址,电话,和一个名字“Gary Unwin”的简单名片。

 

“谢谢,Roxy。”

 

 

 

玩偶店店主就像他的名片一样干净,Harry可能去得太早了,年轻人怀里的小女孩仍然睡眼惺忪。比起女儿,小女孩更符合妹妹的设想。而不大的店里货架都被涂上了不同的颜色,挂着彩带,明码标价的玩偶零散地排列着。

 

“我是Gary,可以叫我Eggsy。”年轻人把女孩放在安乐椅里,他有一双很不错的眼睛,灰绿色里隐隐透着蓝色。“我的妹妹Daisy,”他又介绍了小女孩,“她能挑出最符合您所需的玩偶。”

 

不过Daisy看起来昏昏欲睡。Harry的时间并不多。

 

“好吧,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先生。”Eggsy诚恳地说。

 

“给十岁的小女孩,她褐色头发褐色眼睛。”Harry回想着朋友的形容,“我不知道什么适合她。”

 

“没关系。她喜欢什么?”

 

“或许是骑马?”

 

“十岁喜欢骑马——真不错。”年轻人转过身去,他面对着一排金发或黑发的玩偶。它们都有一张美丽的脸。显然这都不是他要找的,抬了抬头,最高的货架上符合需要的玩偶在用微笑嘲讽他的身高。它放得太靠里面了,这让他有点费劲。

 

Harry注视着他,过短的旧上衣在双手向上时掀起了下摆,漂亮的腰线与没有任何赘肉的洋溢着年轻人活力的腰腹。绅士唇角一弯,走了过去。他要比Eggsy高,在Eggsy的指尖碰到玩偶前几秒他抓住了它(微微踮着脚)。这让他贴紧了年轻人的背部,感受到对方的僵硬。合格的绅士不会使人太难堪。Harry后退一步,目光落在玩偶上。

 

骑术服的短发女性形象的玩偶,的确符合。

 

“要不换一个?”Eggsy紧张地盯着他。

 

“不用,谢谢。”

 

当Harry离开时,年轻人往玩偶盒子上插了一束风信子。他站在门口目送这位客人,玻璃窗里的玩偶坐得比他还高。Harry在走出一段后鬼使神差地转过头,正好看到Eggsy弯下腰去拥抱刚睡醒了跑出来的小女孩,阳光洒在他身上,棕发上都镀了金。

 

绅士眯了眯眼。他知道他一定会再次到来。

 

 

 

在之后的某一天,King's剧团发现他们固定压轴的大提琴即兴演奏换了风格。以往首席大提琴手兼职老板的中年绅士都会演奏知名的悲伤乐曲,然后他们一个一个地加入其中,最终完成出色的合奏。但现在不同了,老板像是吃了兴奋剂,换了欢乐的调子,并且是原创的。他们只能沉默地看着他自娱自乐。

 

老板也每隔几天就外出一趟,回来时手里除了黑伞就是玩偶。

 

妙极了。

 

Harry常常能不动声色地引导出一个又一个话题,让Eggsy兴致不减地聊下去;也能在聊天过程中自然过渡到教起Daisy的作业上,讲一些他最近积累的小故事,间接地告诉她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淑女。只是买一个玩偶,却要用掉几个小时,而Eggsy有时候会邀请他与他们共进午餐。不过在Harry不知道的时候,越来越多的绅士与淑女进出了这家玩偶店。

 

如果他知道,他一定会将这些“游手好闲”的家伙的工资砍掉一半。

 

Eggsy养了条狗叫JB,不过他更喜欢猫;Eggsy的衣服永远是T恤与牛仔裤;Eggsy的厨艺很好;Eggsy……

 

“你都要患上‘Eggsy念叨症’了。”Merlin发出一声冷嘲,“我没想到你唯一的设密文档里居然不是剧院的账本。”

 

“黑我的文档,工资扣75%。”

 

中年绅士倒是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了。

 

“我更没想到,你—你居然有少女们的情怀。”Merlin对Harry书房里的数十个玩偶又哼了一声。他的老板已经没有理智了谁来救救他?

 

“闭嘴,Merlin。”

 

“你把我的工资扣完吧,让我再说一句。”

 

光头好友无所谓地摊开两手。他根本不用担心没钱的问题。

 

“我最后没想到,你对女士们风度翩翩保持单身那么多年,原来是因为你是同性恋。”

 

“谢谢,Merlin。工资不扣了。”

 

似乎他还真不知道。

 

这个时候Harry与Eggsy已经认识了三个月。偶尔陌生人的建议也会很有用,Harry在Roxy的提醒下参加了“真人书”活动。上帝给了他一个惊喜,Eggsy约了他。

 

 

 

“听起来只是几十分钟的故事,不过我想这段经历让我认识到有些事情要主动。”Harry还与Eggsy并排紧挨着肩膀躺着,“你还想听后续吗?”

 

“当然了,当然。为什么不呢?”Eggsy大笑。Harry会给一个怎样的后续呢?“我爱你”还是一个戒指?

 

“Eggsy.”

 

噢,来了。

 

“你愿意成为一个老家伙一生的伴侣和樱桃吗?”

 

Eggsy感觉脸都要绿了。老天他忘了这是Harry,这个男人从不喜欢按常理出牌。

 

“能把樱桃去掉吗?”

 

他的手不自觉地滑向自己的腰腹,然后睁开眼睛,看到绅士近在咫尺的脸。

 

“当然不行。”

 

他们的唇贴合在一起,Harry的手恶意地抚过Eggsy的屁股,落到了腰间。

 

一只戒指套上了年轻人的无名指,不大不小刚刚好。

 

END

 


评论(16)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