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半

“拥抱旧爱与新欢接吻。”

【KSM/哈蛋】Daydreams

征得 @黑子 同意模仿了Bref的伪欢脱XDDD 说好的写完了投喂黑子www

 

BGM任意欢乐向

 

【Sarn】

 

Marry/Jack/Tom Sue & Out of character seriously & Eggsy POV

 


 

——

 

我醒了

 

在窗户外面那只好像是屎黄色的鸟叫了1,2,3,4,5,6,7,8,9,10,11,12,13声之后

 

它现在还在叫第17,18,19,20,21,22……

 

我不想数了,它好烦

 

难道我错【哔】了J.B.

 

所以我没得睡

 

等等

 

不,我不【哔】J.B.,更加不【哔】任何活的或者不活的

 

我是被Harry【哔】

 

【哔】得我从男高音掉级到了公鸭嗓

 

而他只会在我的抗议中微笑说

 

“你要求我对你【哔】,在床上或者别的什么地方,【哔】【哔】【哔】……”

 

这个无耻的老年绅士,我爱他真是个奇迹

 

我想离婚

 

也只是想想

 

我还是

 

义无反顾

 

心甘情愿

 

被他【哔】得日夜颠倒

 

 

 

屎黄色鸟又开始叫第n,n+1,n+2,n+3,n+4,N+5,n+6……n+n声

 

我真的想举起手边的蓝宝石外壳的格洛克对准它

 

打破价格高昂的彩色琉璃窗

 

帮它成为一只因为尖叫而去跟上帝讨论人生问题的枪洞鸟

 

它真的好【哔】烦

 

可我没办法那么做

 

我手边只有一个用绸缎袋子包着的水晶振动棒

 

身上穿着丝绸底裤,屁股处有个洞,好凉快

 

我躺在十三层鹅绒之上

 

头发乱得像J.B.掏过的鸟窝

 

虽然我不知道它怎么上树的,明明它跟闺蜜一样恐高

 

我忘了自我介绍了

 

名字英文太【哔】长了,我决定用最顺口的告诉你我的名字

 

我叫加里·蛋西·李·罗斯柴尔德·巴菲特·K·盖茨·阿联酋-安文

 

今天我又在一百平方公顷的总统房间里的

 

黄金与钻石打造的King Size的大床上爬起来

 

琉璃窗下一定泊着我最爱的宝蓝阿斯顿马丁

 

到处中国沉香、西柚、草根、玫瑰、百合等香水代表的铜臭味

 

我从黄宝石与黄梨木打造的梯子上下来

 

看到镜子里眼角的眼垢变成七彩宝石

 

然后我一挥手,它飞走了

 

听到了J.B.大叫

 

它一定是因为被砸中,使越来越滚圆的身体条件反射猛弹

 

撞上狗屋内部天花板的水晶蔷薇

 

它本来就丑

 

现在要变得更丑了

 

 

 

我起床了,下去了

 

我知道我很帅,人神共愤

 

可坐在珐琅瓷面长桌尽头的男人更帅

 

他的名字没有什么特点,Harry Hart

 

这不重要

 

因为他不仅帅得人神共愤

 

而且“谁不喜欢Harry Hart呢?”

 

噢,没事,他名草有主

 

 

 

我用二十四K钛合金叉子龊起了一颗糖渍樱桃

 

这是早餐开胃菜

 

能放下我脑袋的高级瓷盘

 

里面只有一颗樱桃

 

我偷偷瞄几十米外的Harry,我视力很好

 

视线奔跑过一杯马提尼,西米布丁,香肠卷,司康饼,姜饼小人,蜜汁桃片,红酒炖梨,柠檬酸奶,斯蒂尔顿干酪

 

【哔】,我好饿

 

然后视线继续如同狂奔的戈尔工越过煎土豆,烤子鸡,牛肉腰子馅饼,椒盐卷饼,羊奶干酪,维希冷汤

 

——这真的是早餐

 

——我能吃非常多,起码一半以上

 

——可我身材依旧好得Harry一夜【哔】得根本停不下来

 

我终于看到了Harry

 

垂着一颗祖母绿原石的白银框眼镜拉近了我们

 

我能看见Harry的领带夹上的水钻拼成了波浪线

 

我决定把薄纱帐上所有的线纹都改成金线秀波浪

 

现在我仍然吃着半颗樱桃,用我良好的餐桌礼仪

 

听力像草泥马一样雀跃

 

“早上好,Eggsy。”Harry说

 

低沉,悦耳,魅惑

 

然后他咧嘴笑了

 

——不,是愉快的微笑,露出牙齿

 

洁白,闪亮,想舔

 

 

 

 

我被帅晕过去了,我知道

 

我撞上了樱桃核

 

听到J.B.在大声发情

 

 

 

<<<

 

我又醒了

 

眼垢糊得我差点没法睁眼

 

于是我伸手抹了它

 

让它们死在地板上

 

义无反顾

 

接着我看到床头柜上放着我的手表和枪

 

【哔】了J.B.,那奢华的早晨是个梦

 

当然我不喜欢那种日子,它叫Tom Sue

 

还是Marry Sue or Jack Sue?

 

重要原因之一,Harry看起来有点傻

 

噢,Harry

 

我差点对着我的导师兼上司兼同事兼丈夫大叫

 

他的老二在晨勃

 

顶在我的老二上

 

于是

 

我很想上厕所

 

 

 

Harry怎么睡都像能立刻跳起来跟人相约去白金汉宫开会

 

而我像刚从炮火轰击的战场中爬回来洗了把脸

 

看我,左手,右手

 

一个慢动作

 

不是,是打枪

 

然后我,左手,打醒了Harry

 

右手,拎起J.B.丢了出去

 

他们一起同时立即马上节奏只差零点n+1秒

 

对我低吼

 

“想被【哔】吗,Eggsy?”

 

“汪汪汪。”

 

 

 

妈妈,我的人生被压榨得好黑暗

 

 

 

我叫Gary Unwin,人人都叫我Eggsy

 

赢了之后也没有Hart,然而我是Unwin

 

不要管语法

 

我有一份棒极了的工作和一个响亮的代号

 

让我美丽的闺蜜告诉你吧

 

“鸡蛋骑士。”

 

【哔】!

 

频道错误,通讯终止

 

我应该叫

 

Galahad

 

好帅气,嗯

 

 

 

我真的特别想上厕所

 

于是我移开Harry的老二,跳下床,姿势优雅

 

套上我的棉布底裤,站在落地镜面前

 

我的小腿,大腿,人鱼线

 

Perfect.

 

我的腹部,腹肌,胸肌

 

还不错

 

而我还没去厕所

 

因为以上一切我只能幻想

 

 

 

我们的老二依旧在摩擦摩擦

 

Harry紧紧抱着我,他半睁着眼睛打量我

 

快将我帅晕第二次了

 

他尺寸不怎么科学的老二依旧在挑逗它老婆

 

我没办法

 

只能一起勃

 

然后过了一会儿,Harry的手加入进来

 

我感受到戒指在摩擦摩擦

 

“【哔】你的Harry Hart!”

 

我射了,不想去厕所了

 

 

 

这一切还没完

 

“好吧,【哔】你。”

 

我吓得滚下了床,压在散落地上的属于Galahad的高级定制西装上

 

还压住了J.B.一条腿

 

它表示亲昵地在我屁股上啃了一口

 

突然我觉得它长得也很人神共愤

 

是丢去陪伴撒旦的人神共愤

 

等等

 

这是个大好机会

 

我被一手捞回床上

 

还没来得及想想逃跑这个单词怎么拼写

 

 

 

我叫Eggsy,一个帅气而收入稳定并且深藏不露的裁缝

 

有个丈夫叫Harry,大家叫他King

 

好像很牛【哔】

 

然而没什么【哔】用

 

眼下他正在把他大得让人尖叫的老二

 

【哔】【哔】【哔】

 

……

 

他把我翻了过来,撞到了某个糟糕的位置

 

他继续【哔】我

 

【哔】进来

 

【哔】出去

 

以我害羞+没有理智+难以形容的姿势

 

进行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哔】运动

 

 

 

我脑子里塞满了【哔】

 

今天肯定又要迟到了

 

我们要被光头同事鄙视第不知道多少次

 

可能比他的马克杯收藏量还要多

 

翻几番

 

差不多了

 

 

 

不过真的很舒服

 

欲仙欲死

 

欲罢不能

 

我又想上厕所了

 

可我还是爽快地射了

 

然后在老二摩擦摩擦中继续睡觉

 

 

 

<<<

 

很快我终于醒了

 

我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又做了一个梦

 

像每次睡觉那样

 

闺蜜说,那叫白日梦

 

管你的白天黑夜

 

 

 

我摸摸大床另一边,凉快死了

 

跟我的心一样凉快

 

我没跟Harry【哔】过,一次也没有

 

真悲伤

 

所以我win了也不会加上Hart

 

重点是我Unwin

 

上帝他耍赖太讨厌了

 

 

 

不过光头同事抓着第懒得数号马克杯

 

对我讲

 

“不要紧,Harry其实一直想【哔】你。”

 

他告诉我Harry本来该是

 

该是我的导师兼上司兼同事兼丈夫

 

不过只做了四分之一个身份

 

Harry就饿了去领了一份便当

 

 

 

我叫加里·没赢

 

有个跟我爱的老混蛋一样的酷炫代号

 

叫Galahad

 

我知道老混蛋也爱我

 

不过他可能不知道我爱他

 

 

 

我躺在床上,床头放着我的手表和枪

 

地上散落着关于Galahad的高定西装

 

屁股很凉快

 

有与黏在我手指上一样的已经凝结的白色玩意儿

 

闺蜜经常打我

 

 

“哭个【哔】。”

 

但这没有任何【哔】用

 

我有点想厕所了

 

 

 

我去了,这次不是幻想

 

我真的去了

 

厕所镜子闪闪发亮

 

我哭得跟J.B.被抢了狗粮一样

 

非常不帅气

 

准确说

 

我能哭得比J.B.不哭还要人神共愤

 

像每次醒来之后

 

习惯地摸起并拨打电话

 

“Sorry, this is a wrong number.”

 


 


 

【END】

 


评论(39)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