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半

“拥抱旧爱与新欢接吻。”

【Hartwin/哈蛋】Your Words.

 

BGM:Sia - My Love

——

我想我不用说太长的自我介绍,女士们,以及先生们。

 我是新的Galahad,Gary Unwin。诸位的新同事。

 今天的天气非常晴朗,我们共同的挚友,Harry Hart,上一任Galahad,我的导师,比起下雨,他更偏好于这种温和。我们将要为他唱起悼歌,为他铺就纯白的道路,愿上帝降予之恩宠。

 这个开场白,有Lancelot润色过。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只靠自己的话。

 是的,今天是Harry的葬礼。

 我们看到白花盛开,看到一两只蝴蝶。我不会欣赏,但Harry会。他会喜欢的。这或许也是我们的……不,没什么。

 在能到来的人中,特工有Merlin,Lancelot,Percivale,Bedivere,Kay。我很高兴,在备战中赶来的每一位。还有我们的后勤。


 按照以往的习惯,主持骑士的葬礼,这是Arthur的工作。

 今天我们不存在Arthur,要换人。于是是我。

 正如你们所想,这对我而言是最后的也是最悲伤的一次见面。与Harry。也正如你们所想,Merlin执意将主持的任务交给我,是为什么。

 是的,我很爱Harry,就像各位之中已经拥有了家庭的人对伴侣那种难以割舍的感觉。很遗憾,Harry不知道,我从来没说过,也来不及告诉他。甚至是在我意识到我对他不仅仅是忠诚的时候,他死了。

 不仅仅是“Galahad is dead.”

 你知道吗?错过真的可以让人后悔一生。


 ——OK。Roxy,我没有问题。……我不会。


 我不会哭。身为一个绅士,在女士面前流泪真是非常不合时宜。Harry也不喜欢我哭,他总是会说:“你要坚持。眼泪在战场上没有任何效力。”我想他的葬礼,也像是一场战争,我伫立在墓碑之前,对自己所有不应该来自于Galahad的情绪抗争。

 非常诚挚地感谢,今天没有一滴泪水。

 正如Harry,我也将会是一位Cold Steel Killer。

 对着Harry起誓,对着诸位与神明起誓。


 我——


 ——Merlin?是的。我明白了……我想没有问题。

 ——所有人都……好吧,我知道。


 这封……是Harry的信。Merlin替他保存了很久,我不知道有多久。是……你们要我读吗?

 噢,Bedivere,不需要。我想我可以做到。

 读信而已。


 “Dear Eggsy.”


 这个开头……嗯,让我惊讶。


 “这封信能出现在你手上的时候,你应该成为一位出色的Kingsman Agent了,像你父亲,Lee Unwin一样。而很遗憾的是,我应该死了。

 “我亲爱的男孩,当笔墨落在这张信纸上的时候,你刚好十八岁。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你的成年。尽管你现在毒品女人酗酒打架非常糟糕。”


 ……Harry。

Kay,请不要露出那种表情,嗯?


 “我们在你五岁那年相识,不过恐怕你不太记得了。你看起来要比那个时候瘦了,头发颜色混合了你母亲与父亲的色彩,以及你的眼睛。是的,非常迷人,你非常迷人,小男孩。我至今为你父亲的死感到抱歉,那是我的疏忽。

 “你的跑酷玩得很不错,身体柔韧性也非常好,很适合加入Kingsman。我在等待,你并不知道。这是报恩,也是私念。我希望你一直在我的视线范围内,尽管最终有一天我们必须分道扬镳。

 “请允许我再次赘述,当你看到信的时候,你应该是一位特工了,与我的同事,或者与你一样的新鲜血液在任务中沸腾。你会变成骑士之中少见的兼具绅士与少许——大概如此——少许痞气的一位,你会有你自己独特的魅力,行为方式,Code Name,新的生活。

 “提到生活,我很抱歉地说,我非常讨厌你的继父,那个看起来像是把一头猪和一个人融合失败的肮脏男人。在某种程度上,我很庆幸他对你没有任何兴趣,如果是那样,我想我会比预想中过早地出现在你面前。

 “我一直在等你拨打那个电话号码。你一定会用,但我不太确切你会选择在哪一天。这是非常重要的开端。‘牛津好过布洛克’。”


 ——I'm OK,Roxy.


 “我将会是你的导师,坦然而言,我喜欢这个说法,不过还不够。

 “请原谅一个日渐老去的人写信总是非常啰嗦。读完信后,记得一杯正宗的Martini如何调制,你的西装与领带应该怎么去搭配,你的戒指需要戴在你的利手上,然后忘掉那些多余的东西。

 “如果你成为Arthur,或者Merlin成为Arthur,都是很好的情况。Kingsman需要新的东西来改变。我认为你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Eggsy。

 “我们还没有正式见面,所以我无法在这里写更多了。

 “Gary Unwin,你是个优秀的家伙,别忘了这一点。

 “你诚挚的,Harry Hart。”


 ——Merlin?转过一面?


 啊哈……



 <<<


 “Lancelot,去代替他。”

Kay说。


 墓碑前的年轻特工把纸张转了一面。他很快沉默下来,眼角微微一红。他仍然挺直了僵硬的脊背。


 “No,Kay.”

Roxy说。

 “他还没读完。”


 年轻特工做了一个简单的深呼吸,他的嘴唇苍白。



 <<<



 是的,我还没有读完。

Roxy,你是对的。


 放心。让我们将Harry的信读完吧。


 “如果你能平静地看到背面这里,我会很高兴的。

 “我要说点什么。原谅一个老家伙的突兀,我的男孩。”


 “如果这封信没有交给你,你只能是我的,Eggsy。”



 <<<


 “As am I,Harry.”


Eggsy微笑。



END.


评论(30)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