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半

“拥抱旧爱与新欢接吻。”

【Hartwin/哈蛋/NC17】Penetration

脑洞各种大开,跟群里闹腾了一早上www好了我们来个短打

似乎没有跟着原来的讨论方向((

说好的撕逼呢((总之没有了www (这么随便真的可好?

因为有那个酿酿酱酱的部分,所以走一下微博辛苦啦www

 

http://weibo.com/2645487254/Crp5Q85c9?ref=&type=comment#_rnd1437045956809

SY:http://www.mtslash.org/thread-196562-1-1.html


【Penetration】

 
 
 
 
 

现在该怎么办?

Harry拿着手中的裤子有点头疼。这条裤子破了,而且破得有点特色。早上任务时突然一声撕裂声,它就毫不犹豫地暴露了Eggsy今天穿着灰色内裤这个事实。可能因为尺码不对——这是Harry的裤子,大概是Eggsy早上拿错了——不,现在的重点是,Eggsy并不想丢掉它,甚至想要继续穿上它。Harry认为自己对年轻伴侣仍然了解得太少了,他时常弄不明白那颗金棕色的脑袋里在想什么。

总而言之,先补裤子。如果没有问题,最好还是改改,让它更适合Eggsy。 

怎么补? 

这才是问题。

Harry的视线转移到房间一角的衣帽架,上面挂着Eggsy新定制的西服。纯白色。噢,上帝,真爱你,又有了提示。

 

“下午好,Bridgmont。”Merlin抱着他心爱的板子——他最近认认真真地清洁了一遍,让它看起来跟脑门一样发亮——他向裁缝点点头,注意到对方面色有异,“似乎你感觉不太好?”

“先生,如果您接到一个出乎意料并且无法理解的单子,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裁缝低声抱怨,“Arthur最近是否多看了几篇拉伯雷风格①的文章呢?简直要命。”他从桌下抽出一张羊皮卷纸,上面用深蓝色的墨水潦草地写下了几行字。 

Merlin掠过一眼:“只是修补裤子,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认真看看,Merlin。”

“……嘿……那是什么?拉链?”

“在臀部——噢,Merlin,不要露出这种笑容——正如你所想的那个位置。Arthur甚至找来了一幅图标明。最后一项,他最近很喜欢……女装吗?”

“那些衣服塞不进Eggsy。你需要跟Arthur好好谈谈。”

“Peter Pan...right?”

“或许吧。”Merlin微笑起来。他一遍往楼梯上走一遍划开板子上一处滑键,踌躇两秒,扭过头来看Bridgmont,“他来了。”

“你说得没错。”裁缝叹了口气,表情无奈。

很快他听到Kingsman的门被推开的声音,非常熟悉,但也意味不太好的东西。Bridgmont丢下他的测量尺,把目光从Merlin的背影收回来,温和地投向门口那位一丝不苟的骑士。

他不想帮对方做维多利亚时期的繁复蕾丝长裙,这不是他的工作。必须要好好谈谈,越快越好。就是现在。

Harry今天没有带他的伞,甚至领带也没有,任由白色衬衫敞开着领口露出锁骨,线条非常优美迷人——等等,自己可是有美丽妻子的人。Bridgmont皱皱眉,朝Galahad微笑:“下午好,Arthur。”

“我想要在拉链的内部,即裤子的里面,增加一层可以从中间左右开合的布料。”Harry冷静地告诉他。

“Arthur,我拒绝帮你完成这项工作。这在我的工作范围之外。”Bridgmont拿起他的剪刀,镇定地注视着中年绅士有上扬趋势的眉毛。

“很简单,这同样在工作范围内,我的裁缝先生。只是补裤子。”Harry的眉毛如他所料微微上扬。这可不是好趋势。

“我可不认为将一条破损的防弹西裤改成情趣裤子是我的工作。”

“Eggsy穿不下。总是会绷掉。”

“绑十圈丝带有可能不会绷掉。”

“你知道,他需要一些教训。比如说,不要随意穿错裤子。”

“那是你早上给错了他裤子吗,先生?我想重新定制是最有用的。——天啊,你们是Kingsman,不是史密斯大街拐角的人。”

“Not on the pull.②——Bridgmont,我并不希望那种地方的名字会从你的口里出来。”

“我也不希望每天早上Galahad都继承了你的习性而迟到,尽管现在很可能不是他想迟到。”

“相信我,这只是波普艺术。”Harry显然不耐烦,他的性格属于易躁一类。稍微动了动头部,他面色不好地盯紧了Bridgmont,“我明天十点以前要拿到。” 

“另找人怎么样,Arthur?”

“Kingsman的衣服当然由Kingsman的裁缝完成。”

“很遗憾的是,即便我同意,我们也没有防弹拉链。”

“不需要。”

门口又响起来开门的声音,Bridgmont终于再一次露出微笑:“抱歉,Arthur。我得开工了。”

他们的视线都落在门口。

 非常巧合。

非常巧合。

Eggsy站在门口,用左手调整他利手上的戒指。他今天也没有打领带,一如既往的Harry同款西装。某种程度上,这对骑士情侣真碍眼。Bridgmont想起他居住在苏格兰的妻子。是时候请假了。

“怎么了?”Eggsy抬头才发现两个人都在看自己。

“补裤子。”Harry温和地回答,刚刚的些许暴戾现在一扫而净。

“Arthur,我们可以征求一下Galahad的意见。”Bridgmont说,“如果他同意,我们就可以达成协议。”他放下那把晃来晃去的剪刀,Harry做了一个简易的手势表示自己没有任何问题,“Galahad,虽然我并不清楚你会有什么想法,但是我想告诉你,Arthur要求在裤子破掉的地方用拉链替代缺口。”他非常认真地提醒Eggsy,“这意味着你出门的时候可能会有不愉快的情况发生。”

“我不会穿它出门。”Eggsy大笑,“虽然感觉很奇怪,不过可以做来试试看。”

Bridgmont比较想去吃一百个斯蒂尔顿干酪混合接骨木果酒的搭配餐点,就算口味浓重诡异也比现在的情况要可爱。Galahad是太天真了还是怎么样……

“尊敬的Andrew Bridgmont先生,现在可以了吗?”Harry愉悦地问。

“Galahad,你要知道,这可能等同于以后你的夜晚会多一种新的情况——奇奇怪怪的——”可怜的裁缝试图委婉地劝说看起来的确非常天真的年轻人。

Eggsy笑着往Harry的方向转头:“多一种什么?裤子是给我的,完全不用担心对Harry造成什么影响。”

“……拉链部分不小心坐在水里会出现渗透(3)的情况。”Bridgmont继续委婉地说,这次他感觉到Harry在一旁狠狠瞪了自己一眼。

“没关系,我比较喜欢趴在椅子上。”Eggsy愉快地回答。

姿势更方便了,Galahad。裁缝先生想要收回刚刚的话。

“辛苦你了,Bridgmont。”Harry意味深长地微笑。

“……”

 

<<<

走链接

<<<


END

  

注解

   ①法国作家弗朗索瓦·拉伯雷,其作品对性和人体作粗俗幽默描绘。

 

②On the pull,Bre,slang。寻觅性伴侣。

 (3)penetration,穿透,渗入。亦可意味“男性下面那東西的插入”

 
 
 
 
 
 
 


评论(31)

热度(123)

  1. 我是妮妮的增高垫逃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