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半

“拥抱旧爱与新欢接吻。”

【Hartwin/哈蛋】Everything is fine

【Everything is fine】

 

“Merlin.”

“等等,Arthur。”拿着板子的男人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我必须先做好这个实验才能回答你。”他眯了眯眼睛,随着手指在板子上的划动,十五米外白粉在草地上画的圆圈立即凹了下去。没有烟火的小爆炸。“……还不坏。”他转向来人,“或许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很遗憾,Galahad今天的任务情况还没有上传到终端。”

Harry——他在“复活”之后成为了新的Arthur,Galahad这个代号现在是属于Eggsy的——他皱起了眉头,不太温和地注视那个崭新的小坑:“你可以将试验场地更换成沙地吗,Merlin?”

“恐怕我不能这么做。”Merlin习惯性地抬了抬眼镜,“Galahad这次的任务非常简单,只是地区相对较远。相信他,顺便相信军需官。”

“那么军需官阁下,请问任务用品里为什么会存在男式泳裤一项?”

“正如同任务简要:任务需要。”

Harry的表情没法说是精彩。

“Arthur的权限是最高级别的,对于中央数据库而言。好好使用。”

然而Merlin似乎遗忘了一些东西。

 

“噢——”

他回来得似乎不合时宜。Percivale面无表情地利用肢体语言向他表示了欢迎;视线绕过几道弯,保持优雅坐姿的军需官迅速剥开了一颗薄荷硬糖,丢进嘴里。不知出于什么古怪的原因,休息室里非常安静,只剩下Eggsy那一声拉长的语气词的余音。他们现在处于地面以上,那间他最开始时没有一枪干掉J.B.的房间里。

Merlin的眼镜似乎是新的,尽管款式一模一样。Eggsy在沉默里思绪飘忽。

“Galahad.”Merlin开口说。 

见鬼,他这一脸生无可恋是怎么回事?年轻人隐隐有了点儿忧虑。噢,Merlin大概会告诉他一些足已跌破眼镜的消息。

“Arthur半小时前出去了。你是否要考虑先行回避一会儿?”

Eggsy感受到自己的面部肌肉狠狠抽动了几下。他用夸张的口吻说:“Merlin,你以我的名义为他订了一大盒甚至是一个月份量的豌豆泥吗?”

“比那更糟糕。”Percivale低声地回答。

“呃……比如说?”

“关于上次拯救世界——让我们就这么称呼Valentine那件事情——你与公主的奇妙之夜被飞机系统自动上传到中央数据库了,我们忘记删除它了。最近Arthur想要查看你的任务情况……嗯,你知道的,权限问题以及其他的小问题。要不要来杯Empire tea blend,Galahad?今年除皇室特供以外的货全部送来了Kingsman。”Merlin举起了他的马克杯,“Fortnum and mason的,非常好。”

年轻人以同样的满脸生无可恋作为对他的回答。

“或者来点甜点。我们的厨师今天的午茶提供酒浸果酱布丁。”Percivale 平静地说。

“Merlin,有临时任务吗?如果要到其他国家去就更好了。”Eggsy非常确信Harry——他的上司及伴侣——具有强烈的独占欲。尽管只适用于Eggsy,但这就足够了。他拎着十一英寸长、四英寸宽以及八英寸高的棕色皮箱,手心的汗有些渗进了拎手里。

Merlin认真地注视着他,突然微笑:“Arthur,欢迎回来。”

Eggsy没有听到门锁打开的声音,但此刻他清晰地听到低沉的咳嗽声。他转身看到了一尘不染的牛津鞋和黑色双排扣修身长外套,Harry Hart轻轻推扶眼镜,目光便直接投向了刚刚结束任务回来的年轻绅士。

“一杯马提尼,”他优雅而带点克制地开腔,“更适合我们。两个人。”

“好吧。”Eggsy单调地说。

“帮我和Eggsy请假一周,Merlin。”Harry伸手揽住他的年轻骑士,从表情上看起来理智比起一些隐秘的情绪更占上风,“做点私人特训。”

“祝你好运。”Merlin半真半假地祝贺Eggsy。

  

“嘿,Merlin。下次能让我回避吗?我的眼镜要碎了,我想。”

“Percivale,你可以试试我的眼镜终端。这一款的库存数量几乎要成为零了。”

 

Fuck.

他还没从一路飞车和楼梯颠簸中反应过来,背部已经陷入又厚又柔软的床垫里,不得不注视狠狠压着自己的男人的那双深邃眼睛。Harry没有发展下一步,他在等待Eggsy主动说点什么。用身体压制住Eggsy随时可能的一跃而起,是对于这个房间风格最好的方式。如果Eggsy什么也不说,他也有别的方法,毕竟这次任务让他们分开了半个月。

“Harry,我—我们能坐着谈吗?”Eggsy喉咙发干。

“不行。”——干脆的拒绝。

“好吧,听着——对,那个该死的音频——什么也没有,它只是前半部分,后半部分或许没有录下来。总而言之,我们只是喝了杯酒。一杯托蒂酒,大概是。”Eggsy说,“数据库该清理了。”

“嗯。听不出来。”

Eggsy突然想起来了。那个时候的感觉回来了。他激动又烦躁地说:“那时候我突然记得你他妈被干掉了,Harry!去他妈的突然。”

Harry的表情没什么变化,看不出是否满意这种说辞。他在起来之前亲吻了Eggsy的嘴唇,就像他们共度的大多数夜晚最后清洗的前几秒一样,只是这次要更用力一点儿。“糟透了。”他低声骂了一句,从床头柜上抓起板子塞给Eggsy,“我也希望如此。最近斯堪的纳维亚公主的公众讲话。”

无非是关于政务的演讲,讲话长达四十分钟。跳掉。三十六分又十六秒时公主微笑着告诉民众皇家婚事将会接近。没有什么问题。Harry环住他的腰,低沉地提醒:“看到最后。”

【未来人选怎么样?】

Eggsy盯着下方的翻译,眉头几乎打成死结。 

【我想,会是一颗迷人帅气的蛋。】

他半疑惑半理解地挪开板子,相信自己现在一定与塞了满嘴烤子鸡一样滑稽。一颗……蛋?蛋?蛋?他盯上Harry的眼睛,一个个单词挤出牙齿外:“蛋能当人吗?”他承认他是在开玩笑,不过中年绅士阴沉着脸,于是他换上了轻描淡写的语气,“我个人认为不会有问题。我并没有——一定没有告诉公主我在哪。这是个荒唐的故事,嗯,Harry?”

“皇家宴会礼函已经寄到了裁缝那里,我迷人帅气的蛋先生。”Harry冷冷地说。

年轻人很想在此刻变成一只睡鼠(哪怕被做成三明治):“……可以回复寄错了。”他依旧动弹不得。再次被压制住了。

“请原谅我的打断,先生们。Lancelot在某些授意下已经为你回复了‘深感荣幸’,Galahad。”Merlin低笑了几声,Harry可以用一百英镑打赌他一定正拿着心爱的马克杯不知第几号在幸灾乐祸。(他实在太多马克杯了,这种奇怪的癖好却跟他的外表没什么违和感。好吧,有一个上面甚至画上了一瓶Cherry……) 

等等。让忘记关眼镜见鬼去吧。

“怎么办?”Eggsy试图耸肩,很快他发现这没什么意义,而且他现在做不到这个简单的动作。 

“换一种方式告诉公主事实。”Harry说话像吃了走味的玉米片。 

奇怪的安静堵住了他们的嘴。Eggsy的思绪再次开始漫无边际,Harry穿上墨绿色的衬衫和灰色西装会怎么样?适合白葡萄酒配雪蛤的感觉吗?他还没熟悉衣物与食物搭配的知识。食物?他的肚子似乎下陷了一点儿。

Eggsy无奈地动了动手臂,想要推开身上随时会有出人意料之举的男人:“Harry,我饿了。”

“哪方面?” 

“……胃。”


Roxy的猎犬跑到Merlin身边,乖顺地坐下来。“Lancelot,你来得正好。”他在门开的瞬间迅速关上了屏幕,转头看她,“Percivale 的任务更改了,你们的合作任务由Percivale 独立完成。有异议吗?” 

“我没问题。——Merlin,即便你关屏幕足够迅速,我也能猜到‘双G’(他们把腻在一起的前任与现任Galahad合成了这个并不悦耳的名字)在做什么。”Roxy一本正经地说,“嗯,你能把音量调小吗?”

——“No!Harry!……Ah……”

“提议不错。”Merlin“啪”地打开静音,“他们什么时候能记得关眼镜?”

“我更好奇一只优秀的灰背隼①为什么不学会切换通讯。”

“毕竟我不算是鸟类,小姐。”他顺着她的话说下去,“公主那边怎么样。”

Roxy登上她的私人社交网站:“没有大变化。我个人认为,训练的【获得女士欢心】项目我与Eggsy成绩持平——公主给我送了一封电子礼函——来不及寄了……Well done.——她想要早点见到Eggsy,明天将私人拜访英国。”她抬头瞄向Merlin,“我在社交中告诉公主,Eggsy是我的同事。我感觉不太好。”

“需要尽快通知Arthur。”Merlin摸上了控制台。

“不,等等。我不想看成人爱情动作片,至少在这个时候。”

“……”

 

“Eggsy?”

Harry感觉到背部的汗趋向于变冷,年轻伴侣习惯使用的男士淡香已经在激烈的运动中消退得差不多了。他个人喜欢柠檬,味道不要太浓郁,在手上弄一点儿。这大概影响了Eggsy。应该晚上快八点了,恰好是正餐时间,此刻他自己也变得饥肠辘辘。【准时用餐是在日常生活中应有的习惯。】不过眼下Eggsy像章鱼一样缠在他身上,挂着Eggsy去厨房是不可能的。 

“我们需要有一个人去厨房。我想,今天轮到我做饭。”他伸手捏了捏Eggsy的腰,“如果你再不起来,我们不仅要错过用餐时间,还要让Merlin多看我们一会儿。”

 “Harry,你又没有关眼镜!”Eggsy的咆哮在胸膛处飘了出来。

 “蛋先生,我更想谈谈你想吃什么,比起吵架。”

Eggsy松开了他的四肢。Harry做什么都如此迷人,食物同样,对于他而言。“法国菜?”他不确定Harry是否会做。

“遗憾的是我会做的都需要用时很久。”中年绅士下了床,一把抓过他的衬衫,“炸牙鳕怎么样?”

“一定很棒。”Eggsy笑着盖上被子,完事后开着灯的赤身裸体是很不舒服的一件事。

Harry的眼镜又回到他的鼻梁上了,他依然保持着微乱的发型,静静地站在门口。终端的Merlin爆了一句抑扬顿挫的脏话,开始简略地分析现况:与任务没有关系的,让人哭笑不得的。Harry的表情很精彩,最后那几秒像是Merlin告诉他,有人要将Eggsy强行送去阿兹卡班②里关押三百年。

“Yuck.”Harry简洁地回答了Merlin。


<<< 


打火机冒出的火苗点燃了一支蜡烛,Percivale 举着烛台走向幽深的长廊。零时一刻,该死的Merlin又在零时之后把总部地面以上的区域弄得一片昏暗。任务多日让他微微头脑发晕,把车开到伦敦裁缝店或许更好。Percivale板着精致的脸,在会面室前停下来。门缝与地毯中泄露的光试图告诉他不必到地面以下去。

推开一点,他听见自己曾经的学生,现在的同事Lancelot的声音,随即Merlin低沉又轻快地开口说:“回来的时间非常好,Percivale。有些东西给你看看。”

“中国北京交涉完毕。”Percivale平静地说,反手带上门。他往室内扫视一圈。

右手边——噢!眼镜要碎了。他不想再看圆椅里抱着同事Galahad并玩起了游戏的上司Arthur——当初那个贵族绅士去哪儿了?——这对绅士恋人与战场上的闪光弹一样具有震撼视觉的效果。“怎么了,Merlin?”他扭头看再度把头整理得或许可以当做镜子的同事,后者正在对这一面落地镜微笑。

Merlin端起马克杯:“Arthur今天带着Galahad与Lancelot,”Roxy叫了他一声,“接待了私访的公主。记录了过程,你值得一看。”

Percivale镜片后的双眼即时锁定了落地镜,没多久就舒展开他皱着的眉头。 

镜面是绅士们很喜欢的媒介物质,简洁而简单,足够方便。伴随Merlin一如既往不意味好事情的笑容,以及眼镜程序的更替,我们可以在镜面上看到一段新鲜的录像。关于博物馆,关于各种让公主目瞪口呆的小细节。


Roxy:“那边的巨幅画作,殿下。由十六世纪画家……”

是一幅好画,色调比较阴沉。然而站在一侧的两位骑士不是一个好场景。Harry轻轻地捏了Eggsy的臀部一把,突如其来的动作让Eggsy猛地一颤。不过他看起来很享受这种大庭广众下的小动作,扭头对老绅士笑了笑,然后不轻不重地握住那双一堆茧的手。

公主:“……”

Roxy:“您可以在这里看到一些略缩图,纪念品……”

Harry意味深长地看了看镜头这一边,伞柄一勾Eggsy的手,将他勾过来后就势揽上腰。“Harry?这个很有趣。”Eggsy朝他举起一个纪念用的戒指。

公主:“……”

Roxy:“呃……往这边走,卫生间。”

拐角处很少人,Eggsy在咬Harry边角翘起来的嘴唇。

公主:“……”


……

 

哦,上帝啊。


“Arthur?”Percivale恰到好处地抬高了声调。

他的上司笑眯眯地抬了头:“‘All’s fair in love and war③’,my colleague.”

“这盘棋你赢了。Lancelot,干得不错。”

“噢,我也希望如此。”

Roxy不耐烦地蹙起眉头对曾经的推荐人说,她紧紧盯着板子。

“公主刚刚留言了——Shit——”

 

——Miss Sweetie.


END

 


 
 
 

注解:

 

①灰背隼英文“merlin”

 

②阿兹卡班,《Harry Potter》中的魔法监狱

 

③谚语,可译为“在情场和战场上可以不择手段”

 

Roxy当然没有跟公主在一起。


评论(14)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