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半

“拥抱旧爱与新欢接吻。”

绅士管家 25【哈蛋】

24: http://nora43.lofter.com/post/319822_f48d83a

sy全文地址:http://www.mtslash.net/thread-191780-1-1.html (4-5待更)


——Chapter 4


5.

金环餐厅完全步上正规之后,Matthew与Harry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又消停不少:对于后者而言,这本来就无关紧要,他更需要在意的是自己的家庭和Kings’行长这个可说重要也可说无所谓的位置。

但Matthew不一样,金环在这一片区域和这一阶层上还包含着那么些“外来人”的意思,他需要融入、需要稳住根基以便于后期的扩张——比如斯泰斯曼酒店,他曾向他忠诚美丽的妻子慷慨描述过关于吞并老牌酒店的蓝图,那可以展望的未来辉煌无比——他变得更加忙碌,对于一些事情则变得不那么上心。

“我认为我们可以吞下斯泰斯曼,亲爱的。”他这么说,同时慢悠悠地为正在倾听自己的美丽妻子斟酒。

“那需要很多时间。”Daisy说,深情地望着他。她总是如此,不会管他做什么,即便听到些什么风声,如不妨碍银行的利益便都藏起来,剩下满腔崇敬用以凝视她丈夫。

“可是想想吧,我们将会拥有斯泰斯曼,还可以将金环餐厅与它完全合并,创造更大的利益,更好地打造双赢口碑。斯泰斯曼发展不如以前了,他们的神经僵固在过去的辉煌和所谓老牌酒店的荣誉里。Valentine告诉我,他们发展势头并不怎么样,甚至需要抵押部分股份到银行里去。”

Daisy眯着眼看他:他意气风发,英俊的五官生动得令人心颤。

“我相信你。”她轻声道。

而发展上,一九五七年以后依然是好时光,国内经济大体上保持平稳、缓慢增长,Matthew甚至可以抽出少许资金去支持一些有趣的东西。一九六一年微有起伏地流过之后,他成功将斯泰斯曼捏在了手心。以一个刚开几年的高端餐厅而言,这简直是个“奇迹”。

“奇迹”总有它出现的理由,好的,或坏的。

春天过去之后,冬天还是要到来的。

 

Daisy躺在医院浆洗过的被单上,闭着双眼,面颊丰盈但毫无血色,嘴唇则微微发青;薄薄的被子盖过肩部,堪及下巴。因为刚刚经历过的手术,她还停留在麻醉剂带来的睡眠里,整个人看起来有一丝憔悴。

要是忽略掉男人粗重的呼吸,圣托马斯医院的走廊里可以算是静悄悄的,就好像椅子上没坐着一个焦躁不安的男人,他面前没站着一位刚刚从手术室出来的医生。医生正低着头看男人头顶乱翘的毛,一言不发,实际上他已经说完了要讲的一些东西,接下来就看病人家属的反应。

椅子上的男人十指交叉两手相握,捏得关节边的皮肤发白。他烦闷地将自己的帽子戴上,又很快取了下来,抓在手心里揉捏着。“您再说一次?”他焦虑了大约一两分钟,从喉头挤出几个词。

医生了然地点点头:“Aird夫人需要休养一两个月,她非常虚弱,这之后一年内尽可能不要再怀孕了。事实上,不仅这次流产对她的身体造成了严重的损害,她本身也不适合多次受孕,如果意外又有了身孕,一定要多加关心,陪伴很重要。” 

“她现在怎么样,Jones医生?”Matthew问。

“麻醉还没过。”Dick Jones说,“我不清楚她醒来后会怎么样,但最好情绪不要太激动。”

“谢谢。”男人说,想起跟保姆一起待在家里的女儿又叹了口气。

一九六四年的冬季,Daisy Aird Unwin失去了她五个月的孩子。她从一个郊外的小矮坡上滑倒,鲜血从她腿间流下,滴在雨后湿润的土壤上。

她没能保住那个胎儿。

 

Harry这一整个早上都得空,端着一杯扔了三颗方糖的咖啡晃过小半个银行,最后在安全主管的办公室里找到了自己忙忙碌碌的爱人。Eggsy完全接过王后代号之后他就开始真正以自己的代号身份分担银行的工作,但除了辅助行长处理银行事务,其他大大小小的事情他也偶尔需要过一眼,就像现在,他得临时代理一些重要岗位。

这阵子有点忙,V-G那位前段时间对人们生活方式产生浓烈兴趣的银行行长又把矛头对准了Kings’,没有什么大动作,但出其不意的小举动烦不胜烦。Harry有几天没在银行看见Eggsy了——身为管家和Guinevere代号的所有者,工作也不会轻松到哪儿去——他本以为会在大堂或者Percival那儿找到自己的鸡蛋的,可Roxy贴心地指向安全部门。

显然他的鸡蛋在代班。

“你没跟我说你在这儿,甜心。”Harry把咖啡小心放在Eggsy能拿到但不会不经意撞到的位置,往办公桌前的来访用椅上坐下去,“Daisy怎么了?”

“她病了,可能是前段时间过度疲劳,再加上天气原因,病来如山倒。具体倒不是很清楚。权当放假。”Eggsy头也不抬道,深蓝色墨水从笔尖淌出,在纸上洇出奔放的字迹;仔细打量他的话不难看出一点黑眼圈,“我本来打算将这个位置交给Percy,但他拒绝的说辞能超过他一年说的话……”

“于是?”

“我把我的工作移交了一部分给他。”鸡蛋王后耸耸肩,视线仍然胶着在笔尖上,留着毛茸茸的头顶对向Harry,“不过也轻松不到哪儿去……你来得正好啊,Harry,我有事儿要跟你说。”

“需要我等会儿再过来吗?”

“啊。”管家意味不明地犹豫了一下,终于舍得将笔帽盖回笔头,抬头看他似乎无所事事的爱人,“我现在跟你说,不是大事。”他把咖啡杯递到嘴边,伸出舌尖像猫一样小心翼翼地舔一口咖啡后,才缓慢地吞下一大口,末了又用舌头舔舔上唇,“关于美元的事情。”

Harry专注地盯着他的嘴唇,心不在焉地应一声。

“那个……”Eggsy一顿,皱皱眉,从忙成浆糊的大脑里抽取一个又长又不熟悉的词组,“那个欧洲自由贸易联盟,这几年它其实发展势头还可以。我认为可以将关注点稍微从美元上移开,Harry。”

“你的意思是将新的年度计划建立在放弃美元面向英镑的基础上吗?”

“那也不行。美元……我说不清楚,不过英镑也不行。唐宁街那边露出些很有意思的出口报告,看起来不太妙,英镑有可能又会像一九四九年那样崩盘。”

“那就再说吧,让他们从这个角度继续观察市场动态和政府的动静,做一下简单的风险预测用以参考。”Harry向后挪动椅子,朝Eggsy笑,“休息日你有什么安排吗,Eggy?”

噢,他永远都会被这个饱含温柔宠溺的“Eggy”软化成鸡蛋泥。Eggsy感觉自己耳尖微微发烫,搞得他不像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而是情窦初开的少年。“我想去看看Daisy,我跟Matthew提过了,他在家。你要一起去吗?”他问。

Harry Hart不太喜欢他爱人的妹夫,不论多少年过去这一点都未曾改变;他还想起别的事情:从斯泰斯曼那边得到的已证实为真的讯息,听起来非常糟糕。因此他闻言收敛了点儿笑容,朝爱人摇摇头。

“其实你们可以结束这种无意义的互相抗议的。”Eggsy试探道,这些年他和Harry为Matthew的事情吵过几回,即便回想也觉得令人不快。

“有意义。”Harry说,“因为冬天来了很久了。”

他离开办公室时气氛仍为最后这句不知所谓的话而微妙,等到又独自办公,Eggsy带着困惑去看窗外的街景。

一个行人匆匆走过,白雪茫茫,她黑色礼帽上纱绸制的红玫瑰张狂地刺进他眼里。



tbc.

(4-5未完)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