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半

“拥抱旧爱与新欢接吻。”

晚餐时间 1 【哈蛋】

【天堂餐馆AU】
没人接脑洞,自己随手开个坑,不一定填。夜深,写得不长。


1.

“好久不见啊,妈妈。”

他说出这句话时口吻不那么确定,甚至有一丁点尴尬:他母亲脸色不太好看,显然并不欢迎他的突然出现——这还理所当然地包含了他手里牵着的小女孩。

“好久不见。”米歇尔生硬道,看不出对自己的孩子有多热络。她确实不是一位合格的母亲,当艾格西年满十八岁时她就毫不犹豫离开家,从他们那个郊外小镇上逃进伦敦,嫁给一位追求她的富裕男士,留下长子抚养年幼的妹妹。艾格西能够理解她做出选择的理由,对于他而言抚养妹妹黛西还不会太勉强,他可以身兼数职且米歇尔有尽抚养义务、定期汇款;他只是没法明白她为什么连自己跟第二任男朋友(那个小镇混球迪恩,远远比不上一位绅士,当然了)的几岁女儿都能放弃,黛西还那么小。

男孩低头看了一眼,黛西对于母亲毫无顾忌地表达出一丝疏离,紧紧抓着他的手微微向身后躲藏。

“艾格西?”他们的母亲皱着眉头发问。

起初他们靠着汇款方面的一点儿痕迹找到米歇尔新的住址,紧接着飞快地收拾些简单衣物跑到伦敦,艾格西认为母亲至少会帮助他们,血缘关系里的感情向来没那么脆弱。而事实上,他们在米歇尔住址一个街区外的餐馆遇见她,随后就被慌慌张张带到无人角落,颇有要质问点什么的意味。

事实也证明确实如此。

“你来伦敦做什么?”

“我把迪恩打骨折了。”艾格西言简意赅地回答,迪恩在小镇里搞了不少关系,“他的马仔想伤害黛西(他斟酌了一下),我把那个混球跟他都打了一顿。现在他的马仔满地找我。”

这让米歇尔的脸色先是变得无比难看,接着眉头微松,缓和下来,连带再次开口都多几分柔和体贴:“你不要回去了,但我这边也不能收留你们,亲爱的。”

她的长子面无表情盯着她的鼻梁。

“我不知道帕特是否接受我过去的婚姻里留下了孩子这一点。”她解释道,帕特是她的现任丈夫,那个当过士兵的富裕绅士,“可你和黛西是我的孩子这点不会改变。”

他妈的逻辑一片混乱,艾格西一边继续听一边想,他们之间有条代沟,显而易见,他一直都在某些方面跟母亲的思维无法交接,难以理解。

“我将是你们的‘姑妈’。”

最终米歇尔,他们的母亲,松开眉头不容置疑道。



米歇尔最后把艾格西塞去了金士曼餐馆。

金士曼餐馆开在伦敦中央,店面出乎意料的小可不乏奢华,薄纱遮掩的玻璃橱窗上贴着金色字母,勉勉强强能见到里面的一点人影。它的傲慢无礼与人们给予的赞誉一样扬名伦敦,该点不落在服务上倒是点上其他角度:拒绝米其林,只做夜晚正餐,一晚无特殊情况只接受四桌客人且每桌至多只接受六位客人;一晚只有一个预定名额。美食家为此激烈抨击,它不为所动,而人们认为它傲慢,也认为它值得傲慢。

它风格介乎于传统与新派之间,所有员工戴着各式眼镜,除后厨外一律高定西装,外套领角绣着一个圆形K纹案。

艾格西于到达伦敦的第二个星期四下午三点出现在金士曼的门口,每日下午三点是餐馆的工作起始时间,有时候会更早一点。米歇尔通过帕特将他安排到这家特立独行的餐馆——她将黛西以侄女的名义带回家,帕特似乎非常高兴——他约好这个时间到来,没能找到隐蔽的侧门只能跑到正门来回打转,黄块黑底的运动服使他看起来与四周格格不入,以至门口的暗黄西装绅士不得不将注意力投注到他身上,深深蹙眉。

“请问您有事吗?”接近三点半时绅士终于忍不住出声,“我们的正式营业时间在傍晚六点,不接受提前排队。”

又一个傲慢点。艾格西没头没脑地想,抬起眼来点点头:“我来应聘,没找到后厨门。”

暗黄西装绅士把滑落下来的眼镜推回原位,轻轻用手敲击眼镜腿:“梅林,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招二十岁男孩了吗?”

“不好意思,你在跟我说话吗?”艾格西看着他。

绅士朝他摇摇头,食指点一点眼镜,似乎听见回应后又道:“先不说我们现在没有空缺,他感觉不对……我不一样……他穿着运动服,看起来太年轻了……不,洛克希不一样……”他轻声跟隐形的一方争执起来,谈话断断续续,半晌他松了口,看向耐心等待的男孩,“既然是亚瑟招的,那就请亚瑟来解决吧。”

他再次敲击眼镜,又向艾格西点头示意:“抱歉,请先跟我进来,亚瑟很快就来。”

“你的眼镜?”

“你会知道的。”绅士推开餐厅门说,随后补充一句,“如果你应聘成功的话。”

牛津鞋敲打大理石的声音有点儿空荡,艾格西将目光从地面上暗黄色的巨大圆形K上挪开,小心翼翼关上身后的大门把门外那点儿车声人声隔绝开来。你很难形容这家餐馆,它的装潢极尽奢华并且可以看出有一定年头,酒柜上方刻着美国酒厂花旗帮的全名,自己的圆形标志铺天盖地但总是恰到好处不显累赘;傲慢潜藏各种细节之间,可身置其中并不会感觉自己受到冒犯。

金士曼还没开始营业,他们停步之后整个餐馆静悄悄的,下午阳光透过纱帘覆上一切,尘埃钻着间隙显出飘飘扬扬的轨迹,从暖意中滋生出几丝孤独。

“兰斯洛特。”暗黄西装绅士指着自己简单介绍,这是一个不常见的人名——更像是故事里的,艾格西想,便听见绅士接道,“我们的代号。都来自圆桌骑士。”

另一串稳定有力的脚步声隐约砸裂他未尽的尾音,艾格西随兰斯洛特的动作望去一侧,一个身影跳进视线范围内。对方年龄应该在四五十,戴着一副眼镜,左边镜片做成棕黑,遮去左眼,另一只眼睛像琥珀。

他看着优雅,冷静,强大,又有一丁点脆弱。艾格西总是对情绪很敏感。

“亚瑟。”兰斯洛特微微点头道。

“下午好,詹姆斯。”亚瑟醇厚的牛津腔将单词包裹起来,黏黏腻腻地滚进艾格西耳内;他看了过来,随即朝男孩微笑,“哈利·哈特,金士曼的现任亚瑟。”


TBC.

评论(15)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