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半

“拥抱旧爱与新欢接吻。”

来信·香水【哈蛋】

前篇:http://nora43.lofter.com/post/319822_10940b00


【香水】

&1 加里·安文的来信

612


亲爱的洛克希,

我接到你的邮件了,回复里已经附上了新的报告和梅林需要的一些资料。他另外需要的材料会跟此信件一起邮递到你手上。

这封信可能有点啰嗦,我知道你会很惊讶我居然在写给哈利一封又长又羞耻的信之后还敢再挑战这件事……不过怎么说,现在它是我和哈利之间的一点情趣了,而且通过包裹它其实传得很快;最重要的是等待信的过程,哈利在电话里从来不说信里写了什么,我也一样。写信多了有助于字母写得更漂亮,哈利是这样说的……我知道你一定想揍我:)

我的好姑娘洛克希,包裹里那个金士曼标志的黑色袋子是属于你的,里面是阿米莉亚(你应该知道她,金士曼里最棒的调香师之一,上次你去参观的时候来领路的那个德国姑娘)为你调制的香水,全球仅此一份。——拜托了洛克希,看完这封信之前忍住不要撕掉它,我是认真的。

我要跟你讨论个事情。

哈利向我求婚了。

……我当然答应了,这个事情很好,真的,我几乎是立刻就答应了。哈利单膝跪下的时候吓了我一跳,他看起来那么深情款款,我几乎要融化在他的视线下。而且他那副模样实在太美好了,尽管我们才确认关系不到一个月,这个求婚似乎太快了些,但我真的非常高兴,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这又是一个我难以形容的感觉了,像是被一团巨大的棉花糖包在一块儿,糖丝黏在身上却一点儿都不粘腻。我还想哭来着。

当然我没有,我本来是要哭的,那太令人激动了,如果哈利不是在该死的药剂师会所(黑修道士巷那个,它最近有一个观光日)的瓶瓶罐罐旁边单膝跪下、不是举起一瓶他妈的香水(我的天哪,看见金士曼黑袋子的时候我就有点不妙的预感)来顶替求婚戒指的话。(难道求婚不是用戒指的吗?)

你大概是记得哈利·哈特的,洛克希。他看起来是很正统的那种人,西装、雨伞、牛津鞋和玳瑁眼镜,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感觉有点古板但是无可救药得帅。事实上他确实也有些传统,可也没那么传统,前者来说,我们至今还没滚过被单;后者的话,他真的很会搞事了,我还记得我十七岁生日的时候他拎着我去了一个一看就不是他那样的人会去的酒吧,然后找了一群醉鬼打了一架——那时候他又酷又帅,摞倒一群人后气不带喘、衣服整洁,我都快尖叫“爹地”了(我没有)——美其名曰“这是你的生日礼物,我将要教习你一些格斗技巧,艾格西”。

可我永远都想不到他能搞事到用香水来求婚啊……我觉得我需要跟你讲讲现场情况。

那时候旁边都是瓶瓶罐罐,药材味儿很重,因为是偶然的观光日所以人并不是很多,那一刻甚至只有我们两个人站在一个角落里,还有一个摄像头在旁观。哈利就要出差了,而梅林给我的假期还剩一点,我们决定抽出一些时间去逛逛伦敦。我没有好好逛过,你知道。

起初我在看一瓶标签有些模糊的药水,突然听见哈利说:“艾格西,我从来都在寻求好时机,但转念一想我已经五十岁了,有些事情也许并不需要好时机,只需要及时。”我转过身看他,他单膝跪下仿佛那个动作在脑海里演练了几百遍一样流畅,然后举起袋子说:“艾格西,嫁给我。”于是我的心脏炸成了烟花,眼角发酸,接着说:“好的,哈利。”再接着我的掌心上被放下了那个黑色的天鹅绒袋子,这个袋子出乎意料的有点沉,并且有股熟悉的香味,我猜想那是求婚戒指,也许放着戒指的是一个不那么轻巧的木盒,毕竟哈利对于这些有种执着的追求。

但这个重量依然奇怪,哈利看起来非常期待我能打开它。我一向很主动,我的好姑娘,你知道的,所以我给了他两个吻,嘴唇和面颊:哈利的耳根有一丁点红色,大约与灯光无关。有些眼泪在眼眶下方汇聚,它们就要流出来了。

我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那个袋子,往下拉了一把。

眼泪冷静地流回去了。

我对于五十岁的男人最不能理解的一点应该就在于为什么他要用一瓶香水来求婚,这个味道为什么那么熟悉?我在他身上闻见好几年了,淡淡的草根香,一开始会有一点冲,到后面会越来越柔和,就像哈利本身一样,刚开始他看起来冷淡、严肃、不近人情,但接触之后会发现他其实能够很温和柔软,只要不惹怒他。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谁会拿香水来求婚啊?我当时一定很茫然地看着哈利,他站起来亲我的脸颊。我听见他笑的声音,低沉悦耳。“这款跟我的有差别,”他这么说,我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在我耳边跳舞,“要更甜,更浓。虽然不太容易分辨两者,但这说明你是我的,你有属于我的味道,可同时还保留着你的活力、年轻、阳光,你的一切特点。这是属于你的,等我们结婚后我打算将两款香水作为双男性情侣系列推向市场。”

我觉得我心要软化了,亲爱的洛克希。哈利他那么棒。

可我有点担心我们结婚的时候不是互相交换婚戒而是互相交换手表,放现在来看,哈利像是能做出这么神奇的事情的人。我需要你的想法,洛西,放假回来后需要讨论下。

期待你的回复;)


你诚挚的,

艾格西。


_____


&2 洛克珊·莫顿的回信

617


亲爱的加里·哈利的·麻烦的·啰嗦的·艾格西·安文,

你应当庆幸我看见那封毫无逻辑的信时,你没有在我对面那张办公桌旁边坐着,不然我一定会去揍你的,我发誓。那封信就是一篇洋洋洒洒的秀恩爱大作,我牙都要酸掉了,请你下次将收信人改成梅林好吗,小鸡蛋?我有理由相信他会很高兴地看完并且给你一个工作上的、意想不到的大礼包惊喜的。

说真的,我一点儿都不想讨论你和哈特先生的爱情、结婚问题,别说交换手表,就算是婚礼上现场交换鞋子当做结婚认证,我相信你都会高高兴兴面带笑容地再来一次大喊“我愿意”的。

事实上哈特先生说的话挺感人,很有道理,你多听听,听完了自己消化就好,有内心波动切记一定要写给哈特先生看,他绝对会很高兴的,也许他出差回来后你就再也不是个雏鸡蛋了,你会开苞变成一朵漂漂亮亮的鸡蛋花。

香水我非常喜欢,替我向阿米莉亚问好。堆积的你负责的工作部分和其他一些想说的已经发到你邮箱里,注意及时查收,就算在假期也不要对工作掉以轻心。(梅林让我特地转告你。)

再见,再见。


你一点都不开心的,

洛克希



END

评论(18)

热度(66)